咩瓦

我不反感你挖坟或刷屏式点赞/推荐,你有权以自己的方式表达喜爱,该权利不受时间的影响。

有人想点肉文吗

入HK坑那么久,见过的肉却屈指可数……

那我写好了。

欢迎小伙伴们在评论中留下自己想吃的CP(不好意思的私信我也成),我看着挑一对写,不用担心冷门或者邪教,或不道德,或不伦理……在我这里没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指标。

就这样。

May your wet dream comes true.

关于诸神&梦魇那个OST

15首里面,团长的才占三首啊(一首还是点火后的手风琴,时长17s……),怎么封面就给了团长呢?果然这年头颜值高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啊

嗯,竟然把吸收守梦人的BGM都收录了,那干脆把拿虚空之心那一段的也收录一下啊!

还有几首或多或少带了一些之前BGM的影子。sisters of battle一听就是三螳螂的神坛版,pale court里面混了白宫和其他杂七杂八的。

正当我觉得嗯也就这样了的时候,听到了最后那首pure vessel……

爆炸了!!!!

前辈!你这也太圣洁了吧!!!光是听一下这首BGM,就能脑补出很多虐心大戏,我都不敢想象游戏的画面了!TC做个人啊啊!

【Hollow Knight】容器饲养指南

小容器可爱吗?可爱!好养吗?得看个人。

尽管小容器对生活环境的要求不高,由于部分饲主不了解其习性,采用不当的饲养方式,以致于好心办坏事,影响容器的身心健康,甚至直接或间接导致容器的死亡。

所以,我在此写一份新手向的饲养指南给大家扫扫盲,希望大家都能养出健康幸福的小容器,也祝愿各位饲主能在相处过程中获得快乐。


*纯脑洞向

*并无实际教学意义,请勿信以为真


=============================


一、饲养意愿和条件

有意饲养容器的小伙伴们,麻烦各位先确认自己有饲养的意愿和条件,能够至少将容器养到少年(以长出蛾翼斗篷为标志)。我见过太多因各种原因、养了一半弃养的主人,直接把新生没多久的小容器丢到外面。幼虫期的小容器十分脆弱,跳不高跑不快,连爬墙都不会,并不具备独立生存的能力,遗弃后的死亡率是很高的!

请各位对其负责。

如果实在因各种变故,无法继续提供食宿,请将其归还到领养处。


二、领养渠道

请务必通过正规的渠道领养!

真正的领养机构只有一所,就在深渊上方的远古盆地那边,它没有别的分部!其他地方通通是假的,都是骗子,深巢是重灾区(我真的不是地域黑!)有的饲主高高兴兴从深巢领走小容器,回家一看,妈的变形了!是假的!

劳民伤财还掉血。


三、外貌特征

小容器有双角的,也有三角和多角的;角角可能对称,也可能不对称,这都是正常的,请勿偏听偏信,以为角角不对称,就不正常或不可爱。我家那只就不对称,它有三只角,其中一只还特别大特别弯,它从小到大都很乖。

但一旦发现你家容器面具有裂痕,身体漏出黑色的液体,动作迟缓,请特别注意!!这是生命垂危的标志,请及时将其放到椅子上休息,它自己会缓过来的。同时你需要注意一下是什么让它受这么重的伤。


四、食物

小容器不需要进食,不过它们会看心情吸收一些东西,各位可以选择性地放置一些好吸收的食物,推荐蜂蜜。

另外,小容器会因各种原因受伤,请一定要在活动区域放置长椅,并且至少要有一块回魂石给它们练手。经常击打回魂石的小容器更加健康。

有条件的话,还可以在其活动区域放置温泉,不需要多大,小小一口就够了,你会发现它没事就泡在里面。


五、生长习性

生活环境请选择远离阳光、阴暗凉爽的地方!小容器喜阴不喜阳。

尽量隐藏尖锐的物体,以防小容器触碰受伤。你真的不知道它们会死在哪儿。


六、社交

小容器喜好独居,请不要混养,不然会打架。你肯定不希望回家一看,发现其中一只变成面具了吧?

我家一开始养的那只超级乖,特别亲人,养到了很大。后来家里又发现一只野生的,我也不知道它怎么闯进来的,只知道它身体很小,但发育得很好,蛾翼斗篷已经长齐了,还会二段跳呢,特别活泼。它老是喜欢欺负原来那只老住户,人家好好地躺在窝里不去惹它,它还爱爬过去搞人家,拦都拦不住,就很烦。老住户又打不过它,角都被打碎了一点点,看着超心疼。后来分笼之后,世界终于清静了。

对不起,扯远了。回归正题。


七、武器

说起打架,各位一定注意到了,再小的容器都会自带骨钉。骨钉是它们重要的武器,用以攻击和防卫。

有的饲主可能担心被骨钉打到,强行将二者分离,请不要这么做!没有骨钉的小容器是没有安全感的。如果你家的小容器有攻击性,可能是因为戒心较强,请耐心一点,容许它们有自己的空间,不要经常去逗它们。

等它们习惯你之后,就不会攻击你了。信赖是需要时间培养的。


八、技能

如果你的小容器开始在家里冲来冲去,恭喜你,这代表它们长出蛾翼斗篷,发育得非常健康。容器还会慢慢习得其他技能,比如复仇之魂和水晶冲刺。

有的饲主就问了,哎呀它们冲来冲去撞坏东西这么办?训练它们就是了。可以在它们初犯的时候口头教育,再犯就在固定地点放置尖刺,它们撞几次就学乖了。放心,这个时候的小容器血已经很厚了,不会撞一下就死的。


九、疾病

如果你发现自家小容器眼冒橙光,身体出现橙色的气泡,说明它们被感染了(可能是曝光过度所致,再一次强调环境阴凉的重要性)。请立刻送到领养机构处,请专业人士救治。

有的饲主贪便宜,放到深巢的椅子上就不管了。结果……

不说了,机构一定选正规的啊,正规的!!


十、成年容器

有的小伙伴问了,既然有小容器,肯定也有成年容器吧,我能不能养大容器呢?

有是有,但成年容器的数量极为稀少,而且警惕性很强,还具有相当的攻击性,远程近程兼修,见到的话,请保持距离,千万不要惊动它。更不要尝试捕捉!惹它出手的话,真的很危险。

据说成年容器体格庞大,是小容器的六倍,而且形体非常优雅,躯干纤细,四肢颀长,硕大的角形状独特。很难想象黑暗的地下能诞生出这么洁白的生物。如果各位有幸见到一只,请隔着一段安全距离,默默欣赏它独特的美。



END

【Hollow Knight】卢瑞恩的故事

*如题所示,讲的是三个守梦人中存在感最低的卢瑞恩

*卢瑞恩信息量太少了!一没有亲友徒弟,二没有背景和性格补充,只知道他是守封派,而且挚爱国王

*能在首都买高塔,又有护工和数量庞大的守望者骑士,应该很有财力,就脑补出一个性格低调的土豪形象


一、

“我该怎么说呢。”

卢瑞恩慢条斯理地呷了一口茶,靠在软绵绵的椅背上,伴着窗外终日延绵不绝的雨水,他思索片刻,找到了要找的那个词语。

“实在是太穷了。”


二、

除了国王,圣巢谁最有钱?卢瑞恩说第二,没人敢报第一。

卢瑞恩住在一座高塔的塔顶,据说站在那里,能把整个首都尽收眼底,就像巨人俯视脚底的沙砾一样。同样的,无论你在泪城哪个角落,都能看到高塔的一部分,提醒着你这栋建筑的主人那高不可攀的身份。

传言说,卢瑞恩的吉欧实在太多,把整个房屋都填满了,他逼不得已,才扩大居住空间,建那么高一座塔。传言是否属实已不可考据,但有幸参观过塔顶的虫子都表示,他的塔楼确实很高,坐电梯都要十来分钟,更不要说飞上去了。

爬墙?开什么玩笑?!谁没事放着电梯不坐,一下一下爬上去?是不是吃饱了撑的?


三、

卢瑞恩当年招募保护自己的骑士时,出手阔绰,引来了各路好汉。经过层层选拔,一个数量庞大的骑士团脱颖而出,他们各个都膀大腰圆,武艺精湛。骑士团团长招呼出团里武艺最高的两位团员,让他们互相比剑。卢瑞恩看着他们精彩的表演,陷入纠结中——他俩看上去不相上下,到底选谁呢?

“您放心好了!”见他半天不吱声,骑士团团长以为他不感兴趣,忙信誓旦旦地保证道,“他们两个都是我们精心训练的战士,您随便挑,我保证您怎么挑都不会失望的。如果他们战死,我们随时给您补人!”

“那我都要好了。”

“您是说两个都要吗?”眼见着一口气卖出两名团员,骑士团团长喜出望外,“您可真是名副其实的慷慨!”

“我是说你们整个团我都要了。”

骑士团团长吓得目瞪口呆,“可我们团总共有十来个战士!您全要吗?”

“我付得起。”卢瑞恩的态度既坚定,又诚恳。

他想了想,又补充,“人多力量大。”


四、

在大多数虫子眼里,卢瑞恩有点孤傲,他不与外界打交道,衣食住行几乎都由仆人料理,自己大多数时候只坐在塔尖,借由望远镜观察外面的状况。

歌女玛丽莎当年红极一时,无数大臣想邀他一起去听歌,以借此机会高攀上这位神秘多金的贵族。他们孜孜不倦地写信,把信交到他仆人手中,看着仆人坐十来分钟的电梯上塔尖,再坐十来分钟下来,把回信交到他们手中。

打开一看,无一例外,全都是措辞礼貌的拒绝。

“亲爱的朋友,我非常渴望和你们一道出席,然而人多的地方让我倍感不适,请原谅我的缺席。我会在塔顶用望远镜陪同你们一起观看的。”

大臣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副摸不着头脑的表情,“我们是去听歌,他要怎么用望远镜看歌声?”

“走哪儿都被人看着总感觉怪怪的……”


五、

后来,大家都识趣地不找他了。

“主人,共收到十封来信,五封账单,三封竞技场的广告,一封来自雾谷,一封来自白宫。没有邀请函。”

太好了。卢瑞恩面具下面露出微笑。


六、

只有沃姆的请求他不能拒绝。这么多年,他始终挚爱着圣巢的国王。尽管他没有亲自见过沃姆,但他收藏了很多国王人偶,在他的想象中,国王陛下高大威武,通体散发着圣洁的白光。

他甚至在建楼的时候参考了白宫的设计,硬要往楼顶上加刺,对,电梯上面也不能漏。

“可是这样会有虫子一不小心扎伤。”修理工虫有点为难地说道。卢瑞恩一拍桌子说:“我让你加你就加!你不懂,这是皇家美学。”


七、

除了莫名其妙的尖锐美学,卢瑞恩还喜欢大的东西。

所以在装修的时候,他一再强调,什么都要大,大,再大!只有尺寸大规模大,才显得大气。

“但这个吊灯大不了,”修理工虫再次露出为难的表情,“掉下来非闹出虫命不可!出于安全性的考虑,建议您稍微缩小一点。”

“所言极是。”卢瑞恩露出了理解的表情。“那就听您的改小吧。亏我本来还想加价15%……”

“没事没事!您要多大都可以!”修理工虫马上改口,“大不了把绳子加粗好了。我就不信会有虫闲的没事干,爬上去砍吊灯绳子。”


八、

如果不是同样身为守梦人,莫诺蒙恐怕不会和卢瑞恩打交道。她听过太多他的流言蜚语,什么财大气粗,孤高自傲,还有那奇奇怪怪的土豪审美……但真正见到他本人,她才发现,卢瑞恩实际上是个教养良好的贵族,而且比想象中更为平易近人。

“我听说,您建高塔的原因,是财富可观,矮小的平房无法容纳。”熟了之后,求知若渴的莫诺蒙忍不住询问起来。

“纯属谣言。”卢瑞恩姿态还是那么低调,那么谦虚,“他们夸大了我的财富。泪城终年多雨,我只是喜欢住在高的地方罢了。”

“说得也是,原谅我的冒昧,”莫诺蒙忙道歉说,“我不该不经思考就提出如此愚蠢的问题,若您真有那么多吉欧,还不如建一座地窖保管呢。”

“我考虑过地窖,”卢瑞恩真诚地回答,“然而要装下我全部吉欧的话,恐怕要挖到皇家下水道才行,所以没建。”

“……”


九、

自从成为守梦人后,三人也脱离了肉体的束缚,他们可以前往所有想去的地方。

三人很少一起行动。赫拉希望每时每刻注视着自己的女儿,哪怕她无法再保护她,声音无法传到女儿心中;而莫诺蒙大部分时间会待在爱徒身边,像过去那样指引他,尽管她不确定他到底能听进去多少。

卢瑞恩生前没有亲朋好友,雇佣的骑士团成了坚硬的空壳,照料他肉体的看护们也死的死,感染的感染。他要去找谁呢?

他大部分时间都待在玛丽莎身边,听着她的歌声和雨水的声音混在一起,制造出一种空灵、宁静的效果。他生前一直想听她唱歌,无奈社恐的本质让他未能遂愿。

“若知道您的歌声那么优美,我早该来的。”她每唱完一首,卢瑞恩都会鼓掌,“我不知道我该如何回报您,我只有吉欧,但您现在已经不需要吉欧了。玛丽莎小姐,您的歌声是那么优雅,婉转,真是灵魂的歌声!……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

幸好玛丽莎没有介意,而是报以微笑,“您能来听我唱歌已经是最好的回报了。我已经好久没有听众了。谢谢您陪伴我。”

“我只有一个请求,能再唱一曲吗?”

“乐意之至。”


十、

不知什么时候起,卢瑞恩也不来了。观众席再次变得空无一人。

玛丽莎既遗憾,又奇怪。卢瑞恩是她见过的第一个能自由自在行动的灵魂,他曾向她许诺,一旦他有空,第一时间会来听她唱歌。

他去了哪里呢?




END


关于提索和驯神者

这一对推上好火啊!可他俩是怎么好上的呢?令人费解。更不要说竞技场压轴大佬和萌新这样截然不同的身份和悬殊的实力差距。

脑补了一下,脑子里完全是:

驯神者:各位注意一下,从现在起,提索就是我的男票。

提索(还没答应呢):等等???

各愚人:老大,就凭他?他实力平平,配不上你!

驯神者:住口,我已经决定了,大家给点脸,以后谁要是得罪他,就是得罪我!小心我的大刀不长眼!

提索:?????

各愚人(背后小声逼逼):那个小白脸到底怎么上位的?兜帽下面说不定长着一张绝世美颜,老大肯定是被美色冲昏头脑了!等清醒过来就好了。

小前辈的脑洞

“矮个朋友,我们又见面了。哎?这是你的朋友吗?”

往日总爱独来独往的小家伙,这回破天荒没有一个人,而是拉着另一个小家伙的手出现在奎尔面前,奎尔不免感到好奇——这只又是从哪儿来的?他们到底有多少?而当他看到新来的小朋友面具上那深深的裂痕,所有的好奇通通转为同情。

奎尔本来就容易被打动,一想到小家伙经历的疼痛,他忍不住把他一把捞起来抱怀里,哄了又哄:“一定很疼吧,你还那么小……真可怜……真勇敢……”

可为什么,为什么我觉得我在哪里见过他?

小家伙一动不动,乖顺地依偎在奎尔怀里。小骑士站在一边,酸溜溜地看着他。

古神新专

 @深邃黑暗幻想饼 我就跟你稍作对比,我都快笑一上午了




团长出新专!封面很帅,很美,骚断腿,总体而言很正常,让人想买!


白王也出新专了!长这样:



emmmmmm……

这到底是什么鬼?!哪门子的花美男45°角自拍风!


我要笑疯了

知道有可能出新的音乐,我是很高兴的,可看到白王的宣传照,我当场笑出声!白王你是在自拍吗?这走的是什么花样美男风格?!


突发性脑洞

大家对小骑士的印象都是小小萌萌的,说不定只是因为小骑士不说话,或大家不懂容器的“语言”。仔细想想小骑士一言不发就拔剑开打、哪怕残血也疯狂拼刀的架势,他哪里软萌了,根本攻得要命好吗!

也许在深渊同族的眼里,小骑士是另一番形象吧。


奎尔视角下的小骑士:

小小只,萌萌哒,挥舞着一柄同样小的骨钉,走到哪里都摇头晃脑的。虽然一言不发,但会仰着脑袋听你讲话。

他真可爱w


容器同族视角下的小骑士:

小骑士:前辈,你好弱啊。

前辈(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唔……

小骑士(装备了迅斩后对前辈一通狂砍):就这点能耐?真不知道白王看上了你哪点……又是冲刺(冷笑)就不能换点新招,我都快睡着了。

(被小姐姐例行捆绑之后)

小骑士(拔出梦剑):这把剑大不大?我要用它进入你了。

前辈(一脸怎样都无所谓了)


和亲战斗的时候。

小骑士(面不改色心不跳):你居然是我的亲族吗,可你的实力还不到我的百分之一,我都不想认亲了……我还没对你用过下砸是不是?来,你感受一下!

亲(被按到角落一通下砸,已经僵直两次了,表情痛苦):好疼,快住手!

小骑士(故意贴面):你对气味很敏感吧,我特意佩戴了臭气纹章,你喜不喜欢?

亲(召唤的小弟都无法近身,自己也被臭得干呕出声):恶心,你臭死了,快走开,我……不行了……

小骑士:怎么会,你不是血挺厚的嘛,再来再来!

亲(带着哭腔):你拿走我的精华好不好?别折腾我了。

小骑士(故作惊讶):那怎么行,你一周目的时候明明特别喜欢我,整天往我脸上跳呢。

亲(真的哭出橙泪)

事后

小骑士:你的精华,一如既往地很多呢。

亲(腰都快鞠不动躬了)

这首BGM,这个评论,我必须分享出来!

获取空虚之心,往上攀爬的过程中,会播放一段BGM,你也能在游戏其他地方听见。这里试听。

然后我在底下看见一个特别带感的评论,在此分享给大家。




随手一翻:


这揭露出的真相……天啊,这是怎样的体验啊。我盲然走进游戏中,发现深渊本来已经让人震撼……但接下来,徒步丈量圣巢的广阔,和皇后对话,找到国王,发掘这个死去王国的深重罪孽。获知众多却理解甚少,在一切的过后,终于领悟到了:




在世界的底部,我找到一个身份。




而这身份毫无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