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瓦

这神奇的既视感……

平心而论,这条裙子挺好看的。

但是我就是摆脱不了一种Beppi既视感……





【众BOSS百态】Sally Stageplay,战斗表演两不误

整部游戏里面,人类BOSS其实不多,除了胡子船长和机器博士外,也就只剩我们敬业的女演员,Sally Stageplay了。


Sally Stageplay(莎莉·舞台剧)名字没什么好讲的,人如其名,是一名舞台剧女演员。有人反映她的形象和大力水手里的 Olive Oyl有点相似。也许形象上面确实有所借鉴。



这位BOSS非常敬业,即使战斗也不忘演戏,或者说把战斗当演出,故意打给观众们看!为了观众,演员们还真拼啊。可惜小茶杯不配合,把人家当众打得鼻青脸肿的……

虽然四场都演砸了,但观众们很吃这一套,每一阶段你战胜Sally之后,看戏的观众们都会鼓掌叫好。明星被人在台上暴打,为什么观众们还在底下看得那么津津有味,这个就不得而知了……也许看热闹不嫌事大?

台柱子莎莉也是这么多BOSS里面唯一有官配CP的。

在第一阶段中,布景里面会出现一个男人,扮演的似乎是Sally的新郎官,很担心Sally的安全。每次Sally挨茶杯的枪子儿,他都会担忧得扯帽子。





但如果Sally好不容易攻击到茶杯,他又会开心地跳起来。



但是茶杯肯定不如Sally承受的攻击那么多,所以整场下来你都只能看见他不停地扯帽子,很少见他喜出望外地跳起来。

到了阶段二,他也躲在背景里的灌木丛中,焦虑地围观战斗。



Sally再次被击败时,他都哭了。



到了第三阶段,每次Sally发起一波攻击之前,她的左边都会短暂地出现一个小牌子,标(ju)明(tou)观众和茶杯接下来出什么招式。





到了第四阶段,整个舞台的布景已经变得相当残破和凌乱。



如果你在第一阶段死掉,她的死亡台词是:Break a leg...nah, break two!(摔断一条腿哦……啊不,还是两条吧!)

祝你摔断腿,这句话经常出现在剧院中,用以祝福即将登台出演的演员能“好运加身,演出成功”,出处已不祥,但有人认为这是一种剧院迷信。

根据最早的记录,即Robert Wilson Lynd在1921年10月1日发表的一篇文章《A Defence of Superstition》,作者认为剧院是整个英格兰第二迷信的地方,仅次于赛马场。在赛马的时候,你祝别人好运反而会给人带来不吉利,你应该反过来说一些侮辱性的话,比如“祝你摔断腿!”

虽然他没有直接把赛马场和剧院关联起来,但二者拥有相似的舞台背景,因而很可能部分文化(包括迷信)有相通之处。https://en.wikipedia.org/wiki/Break_a_leg

而我们的Sally却改口祝愿茶杯“把两条腿都摔断”,看来她的诚意翻了一番!  看来她是字面意义上地希望小茶杯受伤残疾呢。

另外,据说你要是在第一阶段Parry她的粉色亲吻,是有可能跳到天花板挂着的小天使身上的,不过只是据说!我从来没试过,我这样的手残想都不敢想  欢迎大胆的小伙伴去尝试。

每次落幕的时候,你都能看到幕布上写着这样的字样:


MDHR就不用说了,某制作组夹带的私货。

ASBESTOS SAFETY CURTAIN(石棉安全幕)

这个的背景是,石棉之前曾被用于制作幕布,直到后面发现石棉会导致肺癌、间皮瘤和石棉肺。

最后,还记得刚才提到的那名扮演Sally丈夫的男人吗?看来他们俩戏里戏外都是恋人,如果你达成好结局,对于他们而言也是个好结局,因为你会看到她在人群中当众亲吻这名男士。



当众秀恩爱!真甜啊!看看你们周围,哪名BOSS像你们这样一高兴就亲别人的?

记得一开始我说过的,Sally是BOSS里面为数不多的人类吗?

我对此突然有了新的理解——当你把周围的BOSS小伙伴们衬托成单身狗,你能不是吗?

【众BOSS百态】Cala Maria,可爱的海妖小姐姐

说到女性BOSS,估计很多人第一眼看上的应该是这位可爱迷人的海妖小姐姐——Cala Maria,谁叫人家在预告片里面反复出现,还那么丰腴妖娆,性感惹眼。




Cala Maria(卡拉·蚂莉亚)这个名字玩了两个文字游戏。

其一是谐音一种叫Calamari的食物,也就是炸鱿鱼圈。这道菜据说起源自地中海,所以用的也是意大利语的Calamari,而非Fried Squid。个人认为蛮好吃的,就是吃多了上火……



从她第一阶段的发型来看,应该不难理解为什么名字会和鱿鱼挂上钩。



还有一个更加直接的关联,是一种学名叫Calamaria的铁线蛇(属),从她第二阶段的发型来看,嗯,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名字和蛇有关。


顺便说句很废的大实话,大家应该都看得出来她二阶段的造型是美杜莎的梗……还有最后阶段那颗漂浮的头颅,不知道有没有隐射美杜莎被斩首的结局?

当然,如果你选择的是简单模式,根本不会有头颅跟你战斗,她的头会直接随着身体一起石化,沉入海中,让战斗结束;如果是一般或困难,则有第三阶段。当她的身体变成石头破碎,有那么一瞬间,还有点像断臂维纳斯的雕塑呢。



她出场方式也有变,一开始设计的是这样的,鼓起腮帮子作河东狮吼:


后来给改了,这个动作变成之后的一个招式。出场动作变为妩媚地把头发往上一翻 ,同时还“yo~ho~❤”地冲我们的小杯子叫唤了一声,非常挑逗。可惜杯子们忙着战斗根本没理她。



Cala人设初稿中,发型多变,顶过许许多多的东西。



Cala的bra也有过更改,有的是贝壳乳贴式的,也有一体抹胸式的,最终保留了后者。其实私心喜欢前者的说


她的台词其实也充满挑逗意味,在此就不表了。


总之,今天也在一如既往地喜欢Cala小姐姐!



小感慨

Cuphead刚出的时候,我大概能看到几对潜在的CP,比如显而易见的兄弟组啦,恶魔和骰子头啦,等等的……

没想到去汤上和推上一搜,发现大家也超级热衷百合!比如Hilda(就是那个会变成飞机和星象的妹子)和Cala海妖小姐姐,这对叫……星辰大海组吗?月亮的确对海水有吸引力。月亮的盈缺和海水的涨落,你在海洋里仰望星空,我在天空化为月亮照耀海面……脑补了一下相处模式,还挺浪漫的。

还有Hilda和Baroness的,这对感觉……字面意义的很甜啊。领土意识很重的男爵夫人对谁都辛辣刻薄,却对Hilda表现得甜美,还时不时邀请她来家里喝茶吃甜点,聊心事,好像也不错。

突然一下子感觉食谱增加了好多……

【众boss百态】Baroness Von Bon Bon,丢了脑袋的男爵夫人

说完了暴徒fafa,再说说我第二喜欢的Boss。尽管人家坐拥蛋糕城堡,也能召唤糖果小兵,不过她既不是糖果公主,也不是女王,人家的名字是Baroness Von Bon Bon,男爵夫人冯棒棒。

其实如果结合她的名字和形象,翻译成冯糖糖也是可以的。

首先,她名字里的Von是德国贵族名字里包含的一个元素,功能大致相当于英文的of,表明所属地(https://en.wikipedia.org/wiki/German_nobility

至于Bon Bon,源于法语,意指任何类型的糖果甜品,不是单指棒棒糖 (https://en.wikipedia.org/wiki/Bonbon


所以Baroness Von Bon Bon意思上面大概相当于糖果之男爵夫人。

中文一般都会把Von翻出来,翻成冯。因此这里直译为男爵夫人冯棒棒……


也有人认为她的形象源于玛丽·安托瓦内特(Marie Antoinette),法国路易十六的妻子,也是法国大革命之前最后一名王后(人物生平详情可以走这里:https://en.wikipedia.org/wiki/Marie_Antoinette)。

两人都丢过脑袋:男爵夫人冯棒棒在Boss战最后的攻击阶段时,会把脑袋当丢武器向小茶杯;而玛丽在法国大革命后,同样也被推上断头台,丢掉了脑袋。

另外,男爵夫人坐拥的蛋糕城堡,也让人想到玛丽的名言——当大臣告知她,法国百姓连面包都没得吃时,她的回复是:那让他们吃蛋糕好了(let them eat cake/Qu'ils mangent de la brioche)


虽然这句话广为流传,但更有可能是后人杜撰的,因为没有任何历史证据表明她说过这句话。

这个典故,是不是和中文里的“何不食肉糜”有异曲同工之妙呢?


不过说了那么多,男爵夫人也就看着甜美,战斗起来那是非常的心狠手辣。所以下次她在怒不可遏地丢脑袋时,不妨下手狠点,早点结束战斗,给双方一个痛快算了。

【Cuphead】谈谈各位boss的花边新闻

Cuphead不止作画风格上引用了早期动画,连人设和文字也旁征博引,梗一堆堆的,根本考据不完。你们文化人做游戏真不得了啊!

那么,从我最喜欢的一个boss说起吧,聊聊他名副其实的小絮!

我才知道这朵花花是有名有姓的,人家叫Cagney Carnation。卡格尼·康乃馨。

问题是哪里长得像康乃馨了?哪个阶段长得像康乃馨了?!

经过小伙伴的提点,原来野生的康乃馨和我们平常见到的人工培育品种不一样,长得简单纯粹些,没有太多的层次,像这样:


这样:


或,这样:



嗯,看上去似乎更贴近游戏里的形象了,我们的大fa,是一朵朝气蓬勃野性十足的野花呢。

除此之外,花花的资料还有几件有意思的事情:

①花花的名字Cagney貌似引自James Cagney——上世纪30年代的美国演员,经常饰演暴徒类角色;难怪冠以他之名的花花行事风格也辣么暴力,植物类的枪支弹药一堆一堆的,简直层出不穷。

②花花的攻击招数也和弹药密切相关。


这招叫种子加特林;



这招叫橡子抛弹;

作为一朵花,果然喜欢广泛撒种


③他有句旧台词(貌似没有采用)是Looks like you're pushing up daisies!

这句话指代此人已死,因为人死后埋在地下,坟上长满雏菊,相当于人在底下把雏菊“推”出来了。大概相当于中文里面的坟头长草三尺高吧。出自一朵花之口,虽然恶毒,倒也蛮合适的



【小明和王猫】猫的社交礼仪(G)

*私设有

*王猫和张猫周猫大学同学设定,三人就读于师范院校,现已毕业

*带着猫的特征。比如一般的猫会互舔对方,这里的猫会亲吻对方以示礼节

*今天,也依旧在冻死的边缘……


============================

“晚安,小明。”

结束了一个晚上的教学,王猫照例把小明送回床上,离天亮还早,小明可以多睡一会儿。王猫轻轻帮小明掖好被子,留意到短短几个月,小明长高了不少,再这么下去,这床被子很快就盖不住脚了,他心不在焉地想,在小明脑袋上亲了一下。

小明转过头看着他,摸了摸脑门被亲的地方,睡意朦胧的眼睛里突然多了几分好奇。

坏了!

王猫突然意识到,自己把猫的社交习惯带到这边了……


王猫大学之前一直和家人住在一起,那是个小地方,人不多,王家是唯一一户猫。猫妈妈很爱王猫,而且从来不把感情掩饰在内心,经常亲他的头发或脸颊。王猫年幼的时候还会亲回妈妈,然而随着他逐渐长大,他渐渐观察到,这个地方的其他动物都没有类似习惯。

有一次,猫妈妈给王猫送了一盒小鱼干后,照例亲了亲儿子的脸颊。可是王猫却敏感地察觉到,周围同学那带笑的目光。

于是他不动声色地躲开了。

“妈,今早你为什么要亲我?”

听到儿子这么义正言辞地问自己,猫妈妈愣了,随后怜爱地把他拉近,亲了又亲。“妈妈这是爱你。”

“其他同学的爸妈也爱他们,可不亲他们。”

“他们有别的方式表达爱,我们猫都会通过亲吻别的猫,表达我们对彼此的感情。”

“那,你能别在外面亲我吗?怪不好意思的。”

猫妈妈看了看半大的儿子,想说什么,但还是没说。后来她妥协了,只在家里亲吻儿子,外面只能“收敛”。唯一的一次例外是王猫考上外地的大学,送儿子上车之前,猫妈妈一个没忍住,还是亲了亲儿子的脸蛋——王猫已经长得比自己还高,再也亲不了他的头发了。

后来,大学生活就这么开始了。

王猫进宿舍前有过许多的担忧,怕室友们适应不了自己的作息、洁癖的习惯、喜欢亲密关系却又需要距离等等的,直到他发现他的室友也是两只猫,他才终于舒了一口气,担忧随之烟消云散。

习性相似的动物住在一起,生活果然过得无比舒心。张猫周猫的生活习惯和自己几乎如出一辙,他们也爱干净,喜欢一起搞卫生,把宿舍打扫得仿佛宾馆一样一尘不染;他们从来不早睡,王猫还从来没和家人以外的动物一起熬夜,某些动物永远不能理解夜晚的曼妙之处,谢天谢地,他现在终于有了伴儿……

不过,王猫还从没和家人以外的猫相处过,他想,就算都是猫,朋友和家人毕竟不一样。所以大学前三个月,他一直很拘谨,用过度的礼貌和两位室友保持着不必要的距离。

张猫和周猫倒是很快熟络起来,用时不到一周,两位已经约着出去钓鱼,互相以“小周”“小张”相称了。

他俩相约出去钓鱼的那天下午,王猫一个人待在宿舍看书。

王猫爱看书,不仅爱书,还有报纸、杂志、文摘,几乎任何纸质刊物都喜欢。他的书柜不是放着棒棒糖鱼肉干等零食,就是一摞摞的书和杂志。

周猫很快发现了他这个习惯。

“其实图书馆可以借的。”有一天,周猫提醒他。王猫眨眨眼睛,解释说:“那些被借来借去的多脏啊,而且借了还得还,麻烦,就几块钱,还不如直接买,让它们彻底属于我。”

“占有欲还挺强。”周猫打趣道,把热水烧上、准备泡茶的功夫,顺手翻了翻王猫的杂志。还真别说,这篇讲边际效益的还真挺逗的……

水烧开了,周猫却越看越入迷,也不顾泡茶,就搬了张椅子坐在茶壶旁边,着迷地读起来。他看啊看,水慢慢变温,又慢慢变凉。

“小王,你还有吗?”周猫读完那本后,意犹未尽地问他爱读书的室友。王猫朝自己的柜子努了努嘴:“想看就拿,都在那儿了。”

“谢谢。”

道谢的同时,周猫凑近室友,轻轻在他脸颊啄了啄。动作本身蛮敷衍的,几乎和他那句“谢谢”一样形式化,可被亲到的人却随之猛地弹了下,坐直身子,不可思议地盯着周猫看,弄得周猫也很莫名其妙,以为不小心亲到人家嘴上了。

“怎么搞的,这幅表情,我又不是拿走了你的初吻,至于这样么?”

王猫一言不发,只是愣愣地盯着他看。那一瞬间,他突然想起妈妈说过的——“我们猫都会通过亲吻别的猫,表达我们对彼此的感情”。

原来她没骗人。

“……不会真的是你初吻吧?那我可要对不起了。”周猫说,可惜毫无歉意,反而还有几分沾沾自喜。

“不,小周,我只是以为只有家人才会……”

“当然不是。”周猫乐了,“感情好的猫都会互相亲吻行礼,这和握手、拥抱或者搭肩一个性质,只是一种猫的社交礼仪罢了,没什么的,你可别误会我的意思,自己瞎想啊。”

“我误会你?”王猫也乐了,“别因为自己长得有几分姿色,就异想天开。”

周猫配合地冲着他抛了个媚眼,便拿着杂志上床看去了。


虽然不少动物抱怨猫的社交礼仪“有点怪怪的”,隔壁宿舍的狗更是直言不讳,说“你们猫亲来亲去真恶心”,但猫儿自己才不在乎,甚至说,正是因为掌握了这点,王猫才真正融入这间宿舍,和两只打成一片。

或者说,吻成一片。

“小张,你让我先洗澡好不好?”

张猫眯起眼睛,仔细打量王猫,好像在检验他到底够不够真诚。王猫只好哀求道:“外面下雨,我淋到了,浑身湿湿的不舒服。”

当然,他没有忘记凑过去,亲了亲张猫的左脸:一是尽猫的礼节,二是让他亲自感受下自己湿漉漉冰冷冷的嘴唇。

“好吧。”张猫妥协了。王猫喜笑颜开,又吻了吻他的右脸,才抱起衣服进浴室。听着里面幽幽响起的水声,张猫转过身,敲了敲周猫的桌子。

“小王刚才吻我了。”

“声儿可不小,我听见了。”周猫见怪不怪,眼皮子都没抬一下,“正巧,你过来看看这个数据,我觉得有问题。”

“哪个?”

“就这个,帮我看看。”

“这没问题。”张猫干脆地回答,迅速组织好语言后,他开始解释自己的思路。周猫认真地听着,先是皱起眉头,继而舒展开,发现了自己的问题:“我漏看前面那个数据了。”

“粗心。”

“哼,就你细心。”周猫搂过张猫的脖子,啪地亲在他下巴的位置,以作感谢。周猫的吻比王猫更加干燥,张猫无意识地做出评价,也更加熟练。跟大大方方的小周比起来,小王亲得又生硬又青涩,简直像个姑娘。


“这个是晚安吻。”

王猫只好这么解释,希望睡眼惺忪的小明没有发现自己局促的神情,“祝你一夜无梦,睡个好觉。”

“原来如此。”小明点点头,眼睛看着天花板,好一阵子没说话。就在王猫以为成功糊弄过去时,小主人又开口了:“那我能亲你吗?”

你又不哄我睡觉,亲我干嘛?对象和意义完全弄错了……王猫哭笑不得,但看着小主人的眼神,他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他说好。

小明开心地坐起来,朝他招招手。王猫只好配合地把脸凑过去,让小明两只手趴着自己的脸,啪地亲在右侧脸颊上。

动作像只小猫咪……

亲过王猫的小明很开心,也很满足,自己躺下去盖好被子,说了句“晚安”就闭上眼睛了,一副很乖的样子,只可惜完全藏不住笑容。

王猫悄悄地笑了笑,心里也像被小猫咪抓了一道。他有预感,如果告诉张猫自己被小主人亲过的话,张猫会羡慕死他的。


【小明和王猫】夜猫子

*私设有

*王猫和张猫周猫大学同学设定,三人读的是师范院校,现已毕业

*带有一定程度的猫的特征


=====================


王猫喜欢挑夜里出现。

其实小明只要一嗓子,无论什么时间,他的墙里朋友都会瞬间出现在身边,聆听他的苦恼和困惑。不过王猫自己主动来找小明的时间,大多选在夜间。

“王猫,为什么你总喜欢夜里来找我?”有一次王猫照例送小明回家的时候,小明忍不住问他,“搞得我们像小偷一样,偷偷摸摸的。”

“这个嘛……”

 

这怪不得王猫。

如果小明有和周娜张伟交流过,会发现猫都喜欢在夜里出没。不是现在才这样,早在他们大学期间,三位猫同学就因为谜一般的作息习惯,顺理成章地被分进同一间宿舍。

他们仿佛和别的同学活在不同时区。晚上十点左右,有的同学已经开始洗漱更衣,他们却还在开心地聊天谈心,偶尔打几盘三国杀或斗地主;到了十一二点,大部分同学都困得不行,不是躺在床上,就是准备上床,他们却精神百倍,两眼冒光,不是在写报告,就是在赶论文。所以说夜猫子不是白叫的,人家的睡觉时间,他们偏偏喜欢拿来挑战一切艰难、耗时的工作。

等到一两点,所有宿舍笼罩在一片黑暗和鼾声中,又到了他们出门吃夜宵的时间。

门禁从来不能阻止一只猫翻墙出去吃东西,翻墙对他们而言太轻松了,和走大门出去没什么区别。如果当天有人打牌或打赌输掉了,那就由他请客,如果没有的话,就轮流请。烧烤、砂锅粥和点心都在他们的夜宵菜单中,不过他们最爱水煮鱼,酸菜鱼次之,烤鱼排第三——可惜他们的生活费只允许他们一两个月吃一次。

有时候,他们点菜之前,外面还下着讨厌的雨。吃饱喝足后,雨刚巧停了。空气微凉,四处弥漫着夜的气息,那是他们最惬意的时刻。三位室友踩在盈盈月光的小水洼中,沿着校门外那条小路散步回来,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或者什么也不说,单纯享受夜间的空气,或是微弱的虫鸣。

大学的生活真是美好啊。

 

回到宿舍差不多四点了,他们三个挤在厕所刷牙洗脸,换好睡衣,然后往床上一躺,睡觉。

如果次日上午没有课,他们能一口气睡到十二点。如果不巧有的话,可能又是你推我我推你,都求着对方给自己代签。大多数时候三人谁也争不过谁,干脆一起睡过去;偶尔,他们也会一起睡眼惺忪地出门,签完名就趴在桌子上补补觉。

猫很聪明,不及狐狸那么聪明,但是基本每次都能考个不错的成绩。可是,一旦结合他们可怜的出勤率,猫的绩点实在不算高。

毕业之后,猫们继续维持自己奇特的作息时间,把教学工作安排在晚上进行。有时候,三位好友把自己的小朋友安顿好,也会聚在一起,交流交流教学经验,顺便吃点夜宵——还是烧烤、砂锅粥和点心,偶尔水煮鱼或酸菜鱼。唯一不同的是吃完要换衣服,以免第二天被自己小朋友闻到。

真是奇怪啊,三位大学期间从来不在乎别人的感受,现在倒开始注意起自己在小朋友们心中的形象……

 

“这个嘛,你白天不是还要上课么。”王猫笑着把他的被角掖好,迅速找到一个说服他的理由,“再说白天人多,我们说话多不方便。”

“可你从没叫人看到过。”小明舒舒服服地躺下后,一针见血地指出来,他皱眉头的样子看上去一点都不信王猫的话——这种时候,他的成长速度让王猫感到又骄傲,又担忧,怕小明很快不再需要自己的指导,自己离开的时间会被一再提前。

王猫努力不把这种复杂的、喜忧参半的情绪表现在脸上。

“王猫,”小明突然话锋一转,转向一个意想不到的方向,“你真的存在吗,还是只是我夜里做的梦?”

“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了?”

和王猫不一样的是,小明毫不掩盖自己愁苦的表情,“如果你只是梦的话,那就难怪你只在晚上出现。我是不是随时可能醒过来,再也不梦见你了?”

所以,小明问他为什么在晚上出现,只是因为怕他是一个梦,随时会消失吗?王猫明白过来,感动涌入他的胸腔,让他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答,竟然想跟小主人说实话。

但是,说了又能怎样?能改变既定事实吗?不,说出真相,只会增加小明的苦恼——而成长的苦恼本来就已经够沉重了,他唯一能做的,是适当减轻他的负担,而不是增加。

所以,他忍住这种冲动,轻轻地摸了摸小主人的头发,眼神变得温柔。

“小明,你该睡了。”



======End======



除了我还有人待在这个坑吗?有的话吱一声啊……一声啊……声啊……啊……

私信和评论都没问题,让我知道你们的双手!(x

【Storyshift】不要在发情期和人决斗(3)

*ABO设定

*CP是sansXchara, 衫猹!是的你没有看错,Storyshift里面的懒骨头国王和人类小鬼

*猹成年了,我说成就成了。

*但是在年长的国王眼中,永远只是个神烦的人类小屁孩

*开始只是出于尽义务的心态帮助猹度过难关


==========================

他落在一个很柔软的地方,一切都在往下陷,给人一种会陷到地心窒息的错觉。Chara挣扎着爬起来,发现自己落在一张巨大的床上,这张床比他见过的任何床都大,相较之下,自己卧室里那张单人床像一口小棺材。

不愧是King Size……

然而叫他沉醉的不是床的大小,而是床的味道。骷髅有味道吗?一堆钙质物能有什么味道。就算有,他闻到肯定会吐一地。但今天,枕头,床单,被子,周围一切都变得非常香,非常饱满。怎么会这么好闻?他的视线朦胧了,不由拉过被子,放在鼻子底下,想要继续吸入,直到所有味道储存进肺里……

然后他透过朦胧的视线看见气味之源就坐在他身边,拿一副嘲弄的表情看着他。

自己这是在干什么啊!

“滚。”

他想怒吼,但出口的声音却十分微弱,沙哑,软绵,毫无威慑力。Sans的嘲笑几乎变成同情。这可怜的小畜生,刚才还拿匕首想弄死自己,现在却软着腰,红着脸,连站起来都做不到。

“滚去哪儿?这是我的房间。”

“你不走,我走。”Chara像喝醉酒的人一样,打着颤坐起来。但是Sans随手一挥,他的心脏变了颜色,猛地沉下来,身体也跟着跌落回到一堆垫子上。

“我让你走了吗。”

看这匕首一般锐利的人类失去锋芒,变得软绵绵,一副脱力的模样,Sans心情很好。“先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发情了不好好在家休息,还出来跟我战斗,”他笑着说,一只手按在那孩子的肩膀上,另一只手灵巧地绕到他身体前方,一个轻松的动作,绿色兜帽衫已经被拉开了拉链,露出里面被汗湿透的白T恤,“一点都不懂事。”

“你,你脱我衣服干嘛?”Chara莫名其妙地说,还没搞清楚发生什么事,他的外套已经被丢在铺满地毯的地板上。没有了外套,他像一颗滚烫的、被剥去糖纸外衣的巧克力,浑身热辣的甜味不加掩盖地散发在卧室中,他不由护住底下那件白T恤,脸开始泛起更深层的红。

Sans摇摇头,利用这个机会狠狠嘲笑他,“我可不是想看你有几块肌肉才脱你衣服。”

“我当然知道你想对我做什么,我又不是白痴!”Chara的脸更红了,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被气的,“可我不想要你。给我钱我也不要。”

“你确定?你自己低头看看,你都快把我的床打湿了。”这是实话,Chara坐的地方已经有一大块潮湿的痕迹,证明有些事情已经发展到不可阻止和逆转的阶段,他自己也感觉得到。但自己感觉到和被人点出来完全不同,后者是多么羞耻的经历啊。Sans眼睁睁看着那孩子在他面前爆炸,一副惊恐、难以置信和厌恶的神情,天啊,他是个童贞——那真是太合胃口了。“算了吧,说得好像我很想要你一样,你个不知好歹的死小孩。我想要你的灵魂是真的,这副什么都不懂的身体嘛,谁爱要谁要。”

“可是我跟你兄弟保证过,我会治疗好你。”

也许是提到Asriel让Chara分了神,他没有阻止Sans把自己湿漉漉的白T恤脱掉——或者撕掉,反正变成烂布条的衣服肯定是不能再穿了。为感谢他的配合,Sans轻轻吻了下他毛茸茸的头顶,“真乖。”

他一定是疯了,居然很喜欢听到这个丑骷髅表扬自己。

Sans也注意到他在被吻的那一瞬间变得柔和起来,于是如法炮制,继续吻下去。从头顶,到乱蓬蓬的头发,然后是侧脸——嘴唇就免了谢谢——脖子,和胸口。这孩子根本没肌肉,他能隔着薄薄的皮肤和血肉,吻到每一根肋骨。每一根。

Chara的呼吸在逐渐加重,还从来没在战场上喘成这样上气不接下气的;他脸上那两坨红晕也扩散到整张脸,甚至耳朵;他看着Sans一路吻下来,想要掩饰自己的享受,却掩饰失败,只能向自己被激起的欲望甘拜下风。

为此,Sans感到一种征服的快感,自己最恨的对手终究还是会倒在自己身下,只是以另一种方式罢了。

当Sans的颅骨挨在自己的肚子上,吻了吻自己的腹部时,Chara的呼吸骤然拔高,本来垂落在两旁的手突然放在Sans的肩膀上,想把他推开。

“不!别碰那里。”

“喂,这只是肚子,”Sans很无奈地向上瞄了一眼,那孩子惊恐的脸庞就这么俯视着他,带来新的快感。他猜测那孩子可能不希望自己最脆弱的肚皮落在最险恶的敌人攻击范围之内。可是接下来Chara的话让他笑出声来——当然,笑出的气息吹在他肚子上,又带来新一阵的颤抖。

“我,我怕痒,不喜欢别人碰我肚子。”

“你这小鬼……敏感点都和别人长得不一样。”于是他假装咬了咬,那孩子扭了扭腰身,发出一声脆弱的声音。




【小明和王猫】招狗的体质

有人看过小明和王猫吗?

什么,没有??愣着干什么,赶紧打开B站呀!13集已完结,补起来不要太方便。

国产之光,写实到让人颤栗,故事性很强,更别说主角之一的王猫还是又苏又帅的人外设定

总之这个粮,我来产为敬。


*私设有

*王猫和张猫周猫大学同学设定,三人读的是师范院校,现已毕业

*带有一定程度的猫的特征

========================


王猫不怎么喜欢狗,偏偏很招狗。

从大学起就是这样,他经常是好好走在路上,迎面碰上一个遛狗的人,本来还乖乖走路的狗一见到他,眼里顿时冒出精光,开始狂吠着向他冲过来,主人拉都拉不住。更恐怖的是,狗一旦盯上他,不追个五条街根本不罢休!有一次他一口气招来六只狗,大的有金毛,小的有吉娃娃,都跟疯了似的穷追不舍,把他逼上了一棵树。那群狗还围着树转圈儿,巴巴地盯着他看,直到各自的主人喘着粗气追上来,一边跟他赔不是,一边把狗强行拉走。

就算被强行拉走,狗儿们还三步一回头,特别不舍的样子。呸,跟你们很熟吗?他冲着狗的背影嘶嘶叫。

张猫和周猫好像也有类似的烦恼。要是他们三个人一起出去,动不动就能招来一群狗,情景特别壮观。有一回他们溜出去吃水煮鱼,回来的时候不知哪里冒出一群野狗,嗷嗷地就过来了,把他们仨吓得要死,疯狂地跑了二里地,等好不容易跑进宿舍楼,把狗关在外面,三个人气儿都喘不匀了。

王猫终于没忍住,认真地问两位同伴,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周猫很认真地想了想,告诉他如果是小型犬,而且没主人管,可以一脚踢飞。

“那如果有很多只呢?”

“你就先跑,等他们追上来,然后一只一只地踢飞跑在最前面的。”

“嘿,放风筝,想不到你还会这出。”王猫摸着下巴,笑着调侃了句。没想到周猫诚恳地看着他,说:“难道你甘心一辈子躲着狗?”

王猫没话说了,又转向张猫。“张猫,你说怎么办?”

张猫给了他一个“认命吧”的眼神。

 

等到从师范大学毕业后,王猫带过很多小朋友。他喜欢在晚上出没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晚上没狗。

但凡事都不一定。

有一次小明放学晚归,心情不是太好,王猫照例走在小明身边,听小明说发生了什么事情,同时思索该怎么样开导小明。就在这时,眼前出现一只黑亮黑亮的拉布拉多,没牵绳。

王猫心里咯噔一下,顿时站在原地不动了。

他的第一反应是,逃。

不行,他还带着小明,如果他逃走了,小明会怎么看他?

那就带着小明一起逃?

正当王猫自己在那里纠结不知所措时,小明已经注意到他的异常。他看了看前方的大狗,又看了看身边和平时不太一样的王猫,心里一下子有数了。

“别害怕,你越逃狗越追。来,我们走过去就好了。”小明说,伸手握住王猫的手,带他往前走。他感觉到王猫抗拒了片刻,最终还是随了他。

虽然他的脚步不像平时那样自信和淡定。

“跟着我,它不会咬你的。”小明说,同时抬头给了他一个微笑。王猫有些懊恼地意识到,准是自己的恐惧让小明察觉到了。他抿了抿嘴,一言不发,任由小明牵着走。

狗越来越近了。

王猫努力正视前方,不看那只狗。但他能闻到狗靠近的味道,那狗走到他跟前,在嗅他。他故意不理那只狗,但心里非常慌乱。不行,不能在小明面前露怯!他努力说服自己。

但狗小跑着追了上来,喉咙里还发出呜呜的威胁声。这下他感觉自己要绷不住了。

小明也看到那只狗围着王猫转,他放开王猫的手,很自然地走过这边,把王猫和狗隔开了。狗看了看小明,小明也很大方地看了看狗。

狗好像意识到什么,呜咽着停下来,坐在原地,目光幽幽地看着一人一猫,最后转身走了。

“小明……”王猫忍不住骚了骚鼻梁,有点不好意思。

没想到小明不以为意,摇摇头,又自然地牵上王猫的手,“没什么。你知道为什么它围着你转吗?”

“为什么?”王猫露出感兴趣的表情。他以为小明接下来会说因为你是猫,狗都喜欢追猫,诸如此类的,没想到小明说的却是:

“因为它以为你落单了,想来搭个伴儿。”

“原来是这样吗。”

“嗯,我告诉他,你有朋友了,所以他就不来纠缠你了。”

“那我可要谢谢你了呢。”

“不客气,谢什么。事实罢了。”


=====end=======



其实结尾本来想写

“因为狗只喜欢骚扰没有主人的野猫,但我告诉他,你有主人了,所以他就不来纠缠你了。”

“……那我可要谢谢你了呢。”

“不客气,谢什么。事实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