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瓦

看到我的头像了吗,我想你已经清楚地认识我了。没错!我不仅手残,而且挖坑!

终于苟过四门了

哪里叫骑士万神殿,明明就是猛男万神殿!!出场的BOSS一个比一个猛男!!

我之前还觉得螳螂弟弟猛男,其实全员一路货,没有哪个比其他人虚。

曾经血厚如牛、让我恨之入骨的失落近亲,被其他BOSS衬托得乖巧可爱。

前辈!前辈!!点名批评前辈!!!你感染的状态下打我,我还能原谅你神志不清,把锅甩给蛾,现在你作为理智健全的纯粹容器,依然殴打我这个弱小无助又可怜的小骑士,你是故意的吧?!我看你分明就是想揍后辈。

再见了您咧!封盘封盘

附一张各种意义上的扑街表哥

近亲相关的深夜脑洞

有刀?预警一下。受到 @Fioco.Virus 的启发,大家都来感谢她!


容器不能也不应该做梦,但他却做梦了。一个香甜的美梦。

梦里,他被父王拥抱。

这可真是前所未有的事情。记忆里面,父王从来没有抱过自己,从来没有看过自己,从来没记起过自己。圣巢的白王把所有精力和感情投入在纯净容器身上,再也分不出一点给其他的容器了。对父王的冷落和漠视,他完全理解。前辈比自己强大,比自己优秀,能够得到父亲的爱,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就算恨,也只恨自己不够强大,没能像前辈那样承载父亲的希望。

然而现在,父王把自己搂在怀里,在他耳边说着赞扬的话语。

我让您骄傲了吗?他又惊讶,又感动。他已经隐约意识到这不是现实,却依旧充满感情地抱紧父亲,心里被无上的光荣照亮。白王把他抱离原地的时候,他没有反抗;白王一步一步走向世界边缘,他也只是顺从地贴近父亲。

接着,他把他丢下锯子堆。

他全身都被搅碎了,发出卷进轮胎的猫一般的惨叫。父亲,父亲。他哭嚎,可父王只是无动于衷地看着他……

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地上,斗篷没被撕碎,却因为陈旧而破损。橙色的气球围在他身边,撕裂了他的全身上下,又从他的伤口吸吮黑色的液体,大概这就是刚才梦中浑身剧痛的源头。

除此之外,他的腿间也很疼,有橙色粘液从其中滴落下来。他的嘴里满是恶心的甜腻味道,喉咙烧得难受,肚子也胀鼓鼓的,让他想呕吐。

他一点也不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的小伙伴总是会冒出些奇思妙想


不可否认的是,我初期也幻想过小格林会长到格林那么大,帮我清小怪打BOSS,我只要在一旁袖手旁观就好了,美滋滋(哪有那么好的事

表亲组的脑洞

表哥摘除脑瘤后,足足在病床上躺了半年。

期间小骑士三番五次地跑他病房,以“探病”为名聊他,希望表哥能原谅自己一时失控下的重手,还像过去那样疼爱自己。然而在表哥眼里,他还是过去那个淘气不懂事的表弟,不是在病房乱跑乱跳找隐藏,就是吃掉自己的水果,拆开自己的礼盒;或者使唤自己干这干那,搞得他一个病号反倒像护工一样,还要下床给表弟端茶递水拿这拿那。

小骑士(内心:嘿嘿这样的话表哥就不至于总是闷在床上,可以下床活动活动手脚,我真聪明)

表哥(内心:麻烦你赶紧走吧,我想躺下休息……)

表哥拿起骨钉复健的时候,小骑士执意要求当他的对手,赶都赶不走。

表哥(尽量维持耐心的口气):我健康的时候都打不过你,现在连骨钉都拿不稳,根本不是你的对手啊。你找其他兄弟练习不行吗?

小骑士:我就要表哥,就要就要!就要就要就要!!!我不戴护符,打的时候也会让着表哥的,答应我啦,你不答应,我就一直缠着你。

表哥(被烦得不行,只好答应了):好吧好吧,就打一回合。

没想到小骑士打着打着,忘我了,一个蓄力把表哥打到伤口开裂,又躺回到床上。

为此挨了小姐姐一顿臭骂。

真的不能怪小骑士!由于从小受到白王的忽略,情商没培养起来,本意是帮表哥加速复健,做出的事情却特别蠢,经常把表哥气哭,自己还洋洋得意,浑然不觉自己的错误,以为表哥更喜欢自己一点了呢。

直到有一天,前辈来探病了。

小骑士终于注意到,表哥看前辈的眼神是那么柔和,表情是那么迷醉,像恋爱一样,和看自己那种疲倦的神态完全不一样。

送完前辈,表哥一扭头,就看到一张气得鼓鼓的小脸。

表哥(有不妙的预感):怎么了?

小骑士:你是不是喜欢前辈?

表哥:……他是我们的哥哥,我当然喜欢。

小骑士(三两下爬到床上):那他和我,你更喜欢谁?

表哥(意识到问题所在,试图和稀泥):我都喜欢。

小骑士:你明显更喜欢他!我打败过他,打败过两次呢!他哪个状态都不是我的对手。他有什么好的?

表哥:……

小骑士(诱骗):我就想知道知道,你老实告诉我,我不生气。

表哥(有点害羞):他,他有一双洁白的大角,很对称,像皎洁的月亮一样,我觉得特别帅……

小骑士(不服气):我的也对称呀!我的也像皎洁的月亮!

表哥:你的不大呀。

容器们审美的一大标准,就是看角的形状,角越大,越对称,就越好看。表哥又是不折不扣的角控,小骑士意识到,自己可以把前辈揍趴下一百次,然而跟前辈比角的话,自己一点胜算都没有……

想到这里,小骑士不吭声了,小脸还是气得鼓鼓的,要了表哥的手机。表哥以为他要玩贪吃蛇,嘱咐了一句别玩没电了就丢给他了。只见他坐在床尾,低着小脑袋,手上啪啪地按着键,不知道在那搞什么。

小骑士(突然抬头):假如我的角像前辈那么大,你会喜欢我吗?

表哥(哑然失笑):等你长到那么大再说吧。

小骑士(把手机扔给他):哼,颜控表哥!

说完,他起身离开,重重地带上了病房的门。

表哥叹了口气,怀疑自己是不是伤到了表弟的心。拿过手机,解锁屏幕,突然哭笑不得起来。

表弟把自己的自拍设成屏保了。

【樱桃直播】的一些亮点和有趣的地方

貌似是庆祝虚空之心版HK上架Xbox,昨天直播了一个多小时,因为麦不好,无法和观众们愉快互动,故改期为今天,昨天的录播可以在这里看。

今天的直播讲明了为什么加强叛徒领主,也稍微提了一下被拿出来鞭尸的提索,应该还有更多有趣的地方,但我粗略地看了一下录播只看到这几样。感兴趣的可以在这里看完整版的录播。应该还有更多亮点的。

真正值得一提的是,9月25日他们也直播了一段时间(可以在这里看录播),那次的直播不是William和Ari做的,然而,亮!点!超!多!

以下是不完全总结。


喜欢下水道那个会胀气的气球怪,站在角落嘲笑人家像pinpoint,然后被封位撞掉血wwwww


看图鉴找气球虫的名字,又被撞掉血wwwww

这简直就是我!


他也管小骑士叫Little knight,天啊,我一直以为只是大伙儿给主角的爱称!

官方实锤了(并不


坚持救虫子。

在下水道那里还没来得及坐椅子,一听到虫子的呜咽,马上档也不存了,扭头就走——"gotta save the grub!"

救到了之后还怜爱地叫了声“Grubby!”,并模仿虫子自由后那句“咪毛毛毛”的声音,真的超爱虫子了


玩着玩着HK,突然安利起pokemon。

等等你这是加塞私货wwww


每见到一个NPC,都是“favorite NPC”

到铁匠那里终于忍不住说“Quirrel is my favoirte NPC, Cloth is my favorite NPC, and Nailsmith is......There are just too many.”(是选不过来的意思么


“Are you ready to witness the best boss in the game?”

“We are approaching one of the best bosses in the game.”

然后来到了Gorb的墓前。

戈,布。

……认真的吗????


失落近亲那里翻车了哈哈哈哈哈哈(刚说完“I thought we may die.”就die了)

还管他叫Mario,“because he jumps right on your head.”

形容他为“The big, the fast, and the only kin.”(夸表哥又大又快呢!



管这只怪叫balloon cat

……认真的吗????


点火后回到村子,念布鲁姆那句“you called us? Speak to the master”的台词,声音太过正经,给我感觉像布鲁姆接到一通电话并转接到总部……


见到格林。“By the way, this is like everyone favorite boss, everyone loves Grimm.”

……你们也知道啊?!!


和格林打架前。

插槽数实在太少,取掉格林之子的两个,就只剩俩了,你猜人装了什么?

巴德尔之壳。

……好吧


格林让他最后让他再集一轮火,回来“complete our dance”时(依然是一本正经地照念台词),笑了,表示“that''s how babies are made.”

that's

how 

babies are made...


官方实锤了(x


小骑士说话的语音语调,完全可以参考饥饿骑士啊



“我是个骑士,我有要做的事情。”

“而且,我好饿!”

“我每10秒就要吃一次,不然,我就会死。”

……


各位啊,小骑士一本正经又奶声奶气地讲话的样子,最赞了。

谁来投喂一下这可爱的小东西!!

一个习语的脑洞

提索慌慌张张冲过来的时候,奎尔正在和虫长老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他看着旅途中巧遇的伙伴(既然大家都搬来泥口村住了,也许叫邻居更恰当)抱着小骑士,脸上不耐烦的表情被激动所替代,感到有些诧异。

“怎么了,这次又是什么,小家伙怎么惹你不开心了?”虽然明知道玩笑会使提索脸色更臭,奎尔还是忍不住打趣道,那多有意思啊,“走路没注意脚下,被小家伙绊了一跤吗?”

可提索难得没当场还嘴,而是把小骑士抱得高高的,凑到他面前,“你快听听这个!”

“?”

往日沉默的小家伙歪歪头,也不知从哪里,微弱又断断续续地发出声音——不!那不是声音,那是语言。

“Ti...Tiso.”

!!!

不仅是奎尔,连虫长老都脸色大变。他说话了?!他是什么时候……为什么突然……

“怎么样,厉害吧?”提索骄傲地抬起头,也不知道他在骄傲什么,“小家伙第一句话就是我的名字,他有叫过你么?”

“小家伙,你也试试看叫我的名字啊,”奎尔仿佛被远远抛在后面一样,急了,半蹲下来看着小骑士,“Quirrel.”

“Ku...Kuro...”

“不是Kuro,是Quirrel。”

“Quarrel!”

又没叫对。奎尔的神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低落了下来,这下,提索有些过意不去了,收起洋洋得意的表情,转而安慰道,“别急,他才刚会说话,你的名字又这么难读。”

“你说得对,”奎尔的脸色好些了,“不能对小家伙太过苛刻,是不是?”

糟糕有点想拉郎冠军组

也就是驯神者X苍白潜伏者,两届冠军的粮不来一发吗!

大概是驯神者在当上冠军之前,一直很崇拜潜伏者,觉得她走位灵活输出可怕,太帅了!于是每天艰苦训练打排行,幻想着哪天能变得和爱豆一样强大,甚至可以和爱豆同台竞技,并光明正大地战胜她!

挑战并打赢了无数愚人,眼看就要挑战潜伏者,她突然疯掉了,原因疑似吸食白王过度,实力一落千丈,驯神者自然是轻而易举就打赢她,成为新任冠军。按照竞技场传统,胜者有权处决败者,更何况潜伏者是前王者,为了防止她东山再起卷土重来,其实杀掉是比较保险的做法……

但驯神者下不来手。

一方面,没能在爱豆实力顶峰的时候战胜她,驯神者特别不甘心。老子费劲儿扒拉爬那么高,就是为了和你一决胜负,你特么疯了?!我努力不就白费了么,搞得像捡了个便宜似的。另一方面,她又有点负罪感,以为是自己把她打败,害她打击过大失智了……

所以没下杀手,只是把她丢到后台,对外放话是“让她自生自灭!”

其实每天晚上偷偷去照顾潜伏者,帮她疗伤,给她喂吃的喝的,还给她搭小帐篷睡觉,本意是希望潜伏者身体和脑子能一起恢复健康,然后再和自己打一架,可惜潜伏者身体好了脑子没好。为什么是偷偷照顾?因为驯神者希望维持自己冷酷无情的竞技场硬汉(?)形象,害怕被小弟们知道后,嫌弃自己软弱。

她不知道的是,小弟们早就发现自己的秘密了,还私下产生了各种不靠谱的八卦猜测。

老大为什么不杀掉前老大?虽然看起来疯疯癫癫,保不准是装的呢?明明杀掉比较保险啊,难道说……

老大喜欢前老大?

难怪打败了也不杀,还偷偷在后台养着,这下就说得通了!

老大一直单身的秘密(?)也有了答案!

……

某天,小弟们突然提到了潜伏者。

众愚人(态度诚恳):老大,前老大还活着对不对?

驯神者:?!!!

众愚人:您用不着偷偷摸摸地搞这些。

驯神者(脸色变差,以为即将失去小弟们的拥护):你们……都知道了吗?

小弟们:您不必辛苦瞒着我们的,老大,您把我们当什么了?我们没文化但都不是老古董,别说一个潜伏者了,老大就是有个把女人,我们都理解!

驯神者:……等等?

小弟们:把她放出来吧,我们不会伤害她的,谁要敢碰老大的女人,我们干死他!

驯神者:……(突然不知道要不要解释了)

【Hollow Knight】四顿家族聚餐和一顿年夜饭

这次DLC一出,我就迫不及待去更新了,然而这个体验……真实一言难尽。

看着熟悉的BOSS一个个再现,竟给我一种回家过年走亲戚的既视感。东村的三螳螂,南院的假骑士,隔壁的小姐姐,远房的大表哥……哪一个你没见过?哪一个招式你不熟悉?

然而他们挨个轮流跟你打,你就是吃不消!



*现代AU,私设众多

*第二人称



一、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你最讨厌过年那几天。

你一回老家,亲戚朋友就围着你问东问西,什么“骨钉技学得怎么样了?”还有“竞技场三过了吧?什么你竞技场二都没过?!”又或者“连花都没送?那可得抓紧了啊,你也老大不小了。”

关你们什么事喽?!

但看着白校长警告的眼神,你只好装出一副乖巧的样子,老老实实地应和,对对对,是是是,好好好,我会的。

顶嘴的话,今年的利是吉欧要全部“上缴国库”,搞不好你的护符也要被扣押一部分。你不敢乱来。


二、

问三问四就算了,更烦的是,有人还要求你当场“才艺展示”。

每年年底,大伙儿会聚餐五次,前四次你会见到不同的亲友,最后一次是年夜饭,全员一起来。唯一不变的是,每次聚餐,你都逃不掉被各路英雄好汉轮番考验的命运。

“跳劈学得怎么样?听说你白宫拿了第一?我来考考你!”

“掌握了黑波儿啊,厉害了,来来来,快和灵魂大师切磋切磋。”

“哟,学了新的骨钉技呀,巧了,斯莱刚好是骨钉大师,你们俩比划比划。”


三、

为什么小卖部老板会气定神闲地坐在餐桌上喝茶,你不懂了。你更加不懂为啥大家会允许他把那柄巨大的骨钉带上饭桌。但你知道不拒绝的话,你马上会被削得很惨。

“我不是,我没有,我走的是法术流!”你急忙三连否认。

没想到亲戚们一听,更加兴奋了。

“真的吗,那更好,你就用法术跟老板拼剑术好了,斯莱你不用让着他!他很聪明的,成绩年年第一。”

喂,年年第一的不是前辈吗!看热闹不嫌事大啊!


四、

“小骑士你看这是谁?是你表哥!你还记得他不?”

“当然记得!”不只是脸,他疯狂的挥刀和无法预判的骑脸,我一辈子忘不掉,你心有余悸地想,同时抱紧表哥的腰,享受着表哥身上暖暖的橙子味。幸好都过去了……

见表亲原本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的,直到……

“快,你俩现在拼拼刀,露一手给咱瞧瞧。”

你一万个不情愿,“我们之前打过啦。”

亲戚们却一直催促,“哎,那个时候我们都不在,没看到,你们就再打一次嘛。”

还能说什么?比呗。你眼神都空洞了。


五、

“Hornet姐姐!”

“是你啊,小鬼,你长高了。”

见到熟悉的红色身影,你心情特别好。堂姐看着有点高冷,但她其实特别关心自己,小时候自己误闯进坍塌的校长室,还是她把自己拉扯出来的呢。

“小骑士你不知道,你hornet姐针线舞得可好了,今年还拿了奖呢,”深巢那边的远亲生怕小骑士不知道一样,七嘴八舌地晒了一波,“你快跟她比比,让我们见识见识她的才艺。”

“又比?!我们前天才比过,第一顿聚餐的时候!”你崩溃地大叫起来,“您忘了吗?”

“哎,那会儿你Hornet姐只是对你小试身手,让着你呐,现在她不会了。好了让你比就比,别那么多废话。”

马蛋……


六、

“哎,胡叔叔呢?怎么没见到他?”你发现餐桌上少了一些身影,除了打鼓的胡长老,带着盾与剑的马科斯和爱玩爱笑的玛姆也缺席了。

“哦,老胡今年有事,就不来了。”

不来是不是就意味着不用打了?太好了!你差点笑出声来,但你控制住了自己,硬生生把上扬的嘴角压下去了。

“但看你这么想见,我们给你连上了视频,快来跟你胡叔叔打声招呼!”

不!!!!我不想见!!快把视频掐了!!

可惜,看着投射出来的胡长老的影像,你知道一切都晚了。为什么没来的人还要远程视频考验自己,你又不懂了。

你觉得大家都疯了。


七、

偶尔,饭桌上还会出现你根本不想见到的人。

“您平时工作那么忙,还肯赏光跟我们聚餐,实在太给面子了。”

“哪里哪里,能受邀来到这里,我才感到不胜荣幸。”

你看到红光一片、仿佛邪教现场的包间,恨不得扭头就走。可你还没来得及跑,就被眼尖的亲戚们一把拉到餐桌上了。

“小骑士,你知道这是谁吗?”

谁不知道啊?演艺圈的当红艺人格林,满世界巡回演出,自己之前还在他工作的时候帮他照看过孩子呢。据说他粉丝很多,人也特别大牌,平时你只能通过梦魇之灯call到他。你不知道亲戚们是怎么把他请过来的——也不太想知道。


八、

你被迫去给他敬酒。

他却微微一笑,随口说了句“这孩子走位灵活,动作有力,很有表演天赋,是个跳舞的好料子。”

亲戚们炸了。

“格林老师,您太抬举这小子了!”“这个臭小子哪肯用功,成天就知道瞎玩。”“小骑士,还不赶紧谢谢人家!”嘴上说着谦虚的话,其实心里得意极了,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哼了一声。

更没想到,格林站起来,向自己伸出一只手,主动邀舞了。“介意我展示一下他是多么有价值的角色吗?”

你本能地想拒绝,但亲戚们已经堵死了你的回头路。“不介意!!您请便!”“快去快去,格林老师都邀请你了,给我们长脸啊。”

真不愧是混演艺圈的,戏就是多,你抽出骨钉的时候,恨恨地想。


九、

拼死拼活熬过了格林。

他倒是轻松,一句“后生可畏”就坐下了,但你要是一着不慎输掉了,你完啦!亲戚们会露出失望的表情,对你开启嘲讽。

“不是说骨钉升了三级吗,怎么输出还是这个样子?”

“哎对不起啊格林老师,让您见笑了。”

“我们回去一定好好教育这小子!”

想要扭转亲戚们的印象?等来年吧。当然,还是从第一顿饭的第一位亲戚开始……

这还不算什么,最过分的是,有的多人项目,莫名其妙变成单人的!

“你奎尔哥今年去三亚潜水了,来不了,不过莫诺蒙把水母送来了,你自己打吧。”

奎尔哥来不了本身就已经够让人沮丧,亲戚们居然还叫你一个人打大水母,你都快哭出来了。“你们怎么不早说,我一个人怎么打?!”

“一个人怎么不能打?嘿,不就是少一个嘛,有什么呢。”

他们根本不懂,之前的联合作战,奎尔哥担当了输出的大头。你想起作战之前,他温柔地冲你微笑,在你耳边偷偷说“你做作样子就行,我来突破他”,这下,你更想哭了。

你好想念他。

可他不能来了,留你一个人在现场,原形毕露。


十、

家里一直有个被亲戚们捧上神坛的孩子。

他是你哥哥,但你从来没见过他,只是从小听过他各种传说——“小学到大学维持年级第一”“获奖无数”“奖学金拿到手软”“出国留学,未来像太阳一样,一片光辉”……

每当长辈教育你,都要把他搬过来:“你们要是有你们前辈一半的好,我也就知足了。”所以你没来由地对他有点抵触。

你以为他忙得很,没法回来过年。没想到今年,他回来了。

亲戚们都乐疯了。

你看到他一身纯白的高定铠甲,手握闪着冷光的骨钉,往那儿一站,气质就出来了。再看看你自己,一身灰不溜秋的斗篷从来没换过,骨钉升了几级,却还是那么短小,和他的一比,简直像玩具一样。那一瞬间,你突然理解为什么长辈们把他叫做“天之骄子”,把你叫做“不成器的孩子”。

但你还是握紧你的小骨钉,战意丝毫不减。

长辈们是错的。你一直在努力,在进步。大前年你挂在了大水母那里,前年你没熬过老板,去年你见识过了前辈压迫性的力量,并悲惨地败在他骨钉之下。但你花了一整年修炼自己,没事就模拟和前辈的战斗,你已经做好了准备。

今年,你会赢他。



END

关于仪式的脑洞

打败梦魇格林后,格林之子身上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诚然,格林之子身体长大,翅膀变得丰满,睁开眼睛,里面已经从漆黑变成猩红——和他生父如出一辙。但更让小骑士感到不安的,是他身上天真的气息消失殆尽。原本只会跟在他身后喵喵叫的傻儿子,突然会对着自己媚笑了。

他再没开口叫过自己义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