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瓦

【Storyshift】不要在发情期和人决斗(2)

*ABO设定

*CP是sansXchara, 衫猹!是的你没有看错,Storyshift里面的懒骨头国王和人类小鬼

*Sans和Papyrus离婚分居设定

*但猹绝对不是出于喜欢去撩一个寡骨,他只是觉得这样气Sans很好玩

*下一章应该就能写到重点了(吧)

============================


Sans发现今天的人类很有趣。

往日他可不这么觉得,往日他恨不得把那小鬼捅个对穿。Sans本身就对人类没什么好感,这个穿绿兜帽衫的更惹人嫌。他不仅目无尊长,从来不称呼自己为“国王陛下”;更可恨的是,这小子还屡次去找Papyrus,用无聊的笑话把自己的前妻逗得直笑——上一次听Papyrus笑是什么时候?该死,他都快不记得了,所以肯定是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自从他们双方对待人类的理念出现分歧,Paps就离开了自己,开始一个人的生活。名义上的分居,但双方骨子里都清楚:这就是他们婚姻的结束了。

尽管Sans内心还抱有一丝希望。

然而Chara的出现把所有希望都毁了!人类小鬼一而再再而三地跑去和自己的前妻在一起,给他讲笑话,吃他的意面派,而且俨然有越演越烈的趋势,这怎么忍得了?他为此私下召见过这小混蛋,并警告他别再靠近Papyrus,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孩子应该回家种花,而不是有事没事去聊一个离婚不久的人。但那小鬼不当回事,还反驳说,现在骚扰Papyrus的显然不是自己,因为Paps好歹还会隔着门讲讲笑话,有时还会烤一点小点心从门缝下送出来,对某人则要冷淡的多,希望这个某人能有自知之明,不要自讨没趣。

听到这话,Sans真想当场把他的灵魂揍出来,然后把剩下的部分丢下地狱去。但他知道自己不行,至少不能当着大家的面。

唯一一个揍他的机会是皇家卫队的训练,而Sans从来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他发现只要有Asriel在,十有八九会有他的兄弟在外场围观。那个Asriel虽然积极向上,天赋却不够,要是他兄弟也能这样该多好,自己就可以借机扇他十来个大耳光。事实是,人类讨厌归讨厌,身手却不差,一次都没叫自己碰到过。

但今天,就凭站在面前这小鬼可怜的状态,骷髅国王头一次觉得能实现愿望。

一开始Sans以为Chara生了病,或受了重伤,因为他一次都没给他兄弟加油助威,只是低调地坐在观众席,既不说话,也不和任何人有视线接触,连微笑都维持得很牵强。这真罕见。

但没关系,Sans有的是办法引起那孩子的注意。

“Asriel,Asriel,我看得出你进步了,你速度快了不少,”Sans难得开口说话。Chara听到自家兄弟的名字被提到,顿时抬起红色的眼睛,充满警惕地望着王座上的骷髅;但Asriel听到国王亲自点评自己,激动地连连点头,非常认真地听着。“但你不需要卖力躲,先观察对方攻击的规律性,掌握它,这能让你的躲闪轻松不少。”

“谢谢您的指教,国王陛下,我会努力做到的!”

“说到躲闪,为什么不让你的好兄弟Chara上来给我们演示一下?”Sans笑着站起来,慢悠悠走上前。国王陛下点名要Chara上来演示,这在怪物中已经是一种常态,不足为奇,可是和往常不同,今天的Chara毫无反应,装作没听见。

他失去战意了?这多没意思……

“Asriel,我怎么不知道你的兄弟会害羞呢?”

但从他兄弟这边下手,你绝对不会失手。

“Char,快,陛下找你呢,你不能装没听见。”Asriel跳下去,拉着他的手哀求他。Chara发现自己无法拒绝Riel,只好不情不愿地走上去。

如果是平时,他会敏捷地跳上去,等待着国王攻过来,躲掉,判断是否反击,然后再次躲掉国王多样化的攻击。循环往复。一切自然得像呼吸一样。双方甚至会在作战之余对话,向对方抛去几句刻薄或恶毒的话,并在事后接受Toriel的责备,(Toriel骂Chara,让他“对国王放尊重点”,骂Sans的则是“您是国王陛下,您需要注意言辞,注意影响!”但是双方会默契地忘掉她的责骂和告诫,下次继续嘴炮对方。)

但今天不行,今天什么都不行。光是站在Sans面前,Chara就觉得脚步有点发虚,呼吸加重,热潮一波一波地在体内涌动,思维也开始变得模糊,被对面传来的气味弄得头晕目眩。Sans真好闻,那大概是Chara这辈子第一次对骷髅做出正面评价,更重要的是,这气味是他身体需要的,能解决一切的,那是……

那个贱骨头是个Alpha,当他突然意识到这点的时候,无比后悔自己轻易应战。

正如同Chara识别出Sans的身份一样,Sans在Chara走上前面对自己的一瞬间,便意识到,战斗可以结束了。小鬼没有病,也没有受重伤,他是在发情。他浑身上下传来的不是病人的消毒水和药味,更不是伤者的血腥味,而是信息素的浓烈味道——带着巧克力的甜腻气息,仿佛刚在巧克力酱里泡过,让人想用舌头全部舔掉。

这个四处造孽、爱挑衅自己的臭小鬼,居然,是个Omega。

Sans想笑。笑那个人类的不自量力,发情不回家休息就算了,居然还站在自己面前,妄想以这种状态战胜地下世界的国王;更笑自己,居然把一个Omega当做潜在的情敌,明争暗斗了那么久。因此,他决定给双方一个台阶下,暂时终结这场战斗。

“看得出你今天状态不太好,我就放你一马,你回去好好休……”

话音未落,一把匕首插在一秒前自己站的位置。骷髅抬起头,看到Chara召唤出另一把匕首,那孩子为了早点结束,竟不择手段,率先开始攻击。

“好吧,奉陪到底。”

话虽这么说,Sans还是故意降低自己攻击的力度和速度,偷偷放水了。无论自己再怎么恨他,Sans不想攻击一个因生理原因而状态不佳的人类,何况这个样子的Chara已经无法对他构成威胁——谁都看得到,Chara的攻击越来越慢,好像身体状况越来越差;躲闪的姿势也很不自然,每次只会微微调整位置,努力不去大幅度挪动双腿。

Sans知道为什么,他完全想象得到那孩子软绵绵的双腿间正在经历的浩劫。这让骷髅不由分神想,依这孩子的岁数(和性格),他肯定没有伴儿,也就是说他每次发情都得靠自己熬过去,不是大量服用抑制剂,就是一个人躺在床上,把房门锁死,咬紧牙关,一边跟自己的身体战斗,一边不让兄弟听到自己哪怕一丁点的呻吟……

等等!Sans发现自己思路的走向不太对,这不是作战的时候该思考的东西。难道是闻到那股巧克力香甜,不由自主地受了影响吗?再战斗下去对自己也不妙。正当他想着强行结束战斗的时候,Chara似乎看出他的打算,但误解了Sans的用意,以为他看不起自己,于是集中全部的力量挥出匕首,打算在结束前给予Sans最后一击。

“哐当——!”

“Chara!”

Asriel的尖叫声响了起来。

Chara意识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眼前是蓝天,背后是敦实的大地。匕首掉在很远的地方。他浑身冒汗,侧身很痛,腿却软得站不起来。

刚才,他全力攻击Sans,没给自己留后路,所以当Sans轻松躲过,并对他侧边施力时,他完全躲不过去,直接被扇到了地上。

但是他知道,Sans手下留情了,那一招根本不算攻击,如果他真心想伤着自己,自己应该已经千疮百孔地躺在一片尖锐的骨刺之中。

“Chara,你没事吧?!”Asriel的脚步声和尖叫越来越近,Chara努力想坐起来,却感到背后被扶了一把,五只冰冷的指骨从下面绕过他的小腿,并抓住他的腘窝,顺着力道把他整个人抬了起来。

Chara瞪着面前依然在笑的国王陛下,眼神像厉鬼一样,嘴唇一张一合,无声地说:放,我,下,来。

Sans不为所动,默默地释放出更多信息素,他知道这会让那孩子很难受。果然,狠厉的注视一点一点被瓦解了,那孩子咬住下嘴唇,闭上眼睛不做声,膝盖并得更紧了。

Sans花了一点时间享受他受压迫的样子,然后才转向快要哭出来的Asriel。

“Asriel,我很抱歉刚才没控制好,伤到了你的兄弟。不过万幸,他伤得不重,我可能要带他回去治疗。”

之后Asriel好像同意了,又好像询问Sans自己的伤势严不严重,反正Chara一句也没听清。很可能是这个骨头架子释放出的信息素害自己脑子变成浆糊,也可能是Sans根本没等Riel说完话就带着自己瞬移走了。


评论(9)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