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瓦

【Storyshift】不要在发情期和人决斗(3)

*ABO设定

*CP是sansXchara, 衫猹!是的你没有看错,Storyshift里面的懒骨头国王和人类小鬼

*猹成年了,我说成就成了。

*但是在年长的国王眼中,永远只是个神烦的人类小屁孩

*开始只是出于尽义务的心态帮助猹度过难关


==========================

他落在一个很柔软的地方,一切都在往下陷,给人一种会陷到地心窒息的错觉。Chara挣扎着爬起来,发现自己落在一张巨大的床上,这张床比他见过的任何床都大,相较之下,自己卧室里那张单人床像一口小棺材。

不愧是King Size……

然而叫他沉醉的不是床的大小,而是床的味道。骷髅有味道吗?一堆钙质物能有什么味道。就算有,他闻到肯定会吐一地。但今天,枕头,床单,被子,周围一切都变得非常香,非常饱满。怎么会这么好闻?他的视线朦胧了,不由拉过被子,放在鼻子底下,想要继续吸入,直到所有味道储存进肺里……

然后他透过朦胧的视线看见气味之源就坐在他身边,拿一副嘲弄的表情看着他。

自己这是在干什么啊!

“滚。”

他想怒吼,但出口的声音却十分微弱,沙哑,软绵,毫无威慑力。Sans的嘲笑几乎变成同情。这可怜的小畜生,刚才还拿匕首想弄死自己,现在却软着腰,红着脸,连站起来都做不到。

“滚去哪儿?这是我的房间。”

“你不走,我走。”Chara像喝醉酒的人一样,打着颤坐起来。但是Sans随手一挥,他的心脏变了颜色,猛地沉下来,身体也跟着跌落回到一堆垫子上。

“我让你走了吗。”

看这匕首一般锐利的人类失去锋芒,变得软绵绵,一副脱力的模样,Sans心情很好。“先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发情了不好好在家休息,还出来跟我战斗,”他笑着说,一只手按在那孩子的肩膀上,另一只手灵巧地绕到他身体前方,一个轻松的动作,绿色兜帽衫已经被拉开了拉链,露出里面被汗湿透的白T恤,“一点都不懂事。”

“你,你脱我衣服干嘛?”Chara莫名其妙地说,还没搞清楚发生什么事,他的外套已经被丢在铺满地毯的地板上。没有了外套,他像一颗滚烫的、被剥去糖纸外衣的巧克力,浑身热辣的甜味不加掩盖地散发在卧室中,他不由护住底下那件白T恤,脸开始泛起更深层的红。

Sans摇摇头,利用这个机会狠狠嘲笑他,“我可不是想看你有几块肌肉才脱你衣服。”

“我当然知道你想对我做什么,我又不是白痴!”Chara的脸更红了,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被气的,“可我不想要你。给我钱我也不要。”

“你确定?你自己低头看看,你都快把我的床打湿了。”这是实话,Chara坐的地方已经有一大块潮湿的痕迹,证明有些事情已经发展到不可阻止和逆转的阶段,他自己也感觉得到。但自己感觉到和被人点出来完全不同,后者是多么羞耻的经历啊。Sans眼睁睁看着那孩子在他面前爆炸,一副惊恐、难以置信和厌恶的神情,天啊,他是个童贞——那真是太合胃口了。“算了吧,说得好像我很想要你一样,你个不知好歹的死小孩。我想要你的灵魂是真的,这副什么都不懂的身体嘛,谁爱要谁要。”

“可是我跟你兄弟保证过,我会治疗好你。”

也许是提到Asriel让Chara分了神,他没有阻止Sans把自己湿漉漉的白T恤脱掉——或者撕掉,反正变成烂布条的衣服肯定是不能再穿了。为感谢他的配合,Sans轻轻吻了下他毛茸茸的头顶,“真乖。”

他一定是疯了,居然很喜欢听到这个丑骷髅表扬自己。

Sans也注意到他在被吻的那一瞬间变得柔和起来,于是如法炮制,继续吻下去。从头顶,到乱蓬蓬的头发,然后是侧脸——嘴唇就免了谢谢——脖子,和胸口。这孩子根本没肌肉,他能隔着薄薄的皮肤和血肉,吻到每一根肋骨。每一根。

Chara的呼吸在逐渐加重,还从来没在战场上喘成这样上气不接下气的;他脸上那两坨红晕也扩散到整张脸,甚至耳朵;他看着Sans一路吻下来,想要掩饰自己的享受,却掩饰失败,只能向自己被激起的欲望甘拜下风。

为此,Sans感到一种征服的快感,自己最恨的对手终究还是会倒在自己身下,只是以另一种方式罢了。

当Sans的颅骨挨在自己的肚子上,吻了吻自己的腹部时,Chara的呼吸骤然拔高,本来垂落在两旁的手突然放在Sans的肩膀上,想把他推开。

“不!别碰那里。”

“喂,这只是肚子,”Sans很无奈地向上瞄了一眼,那孩子惊恐的脸庞就这么俯视着他,带来新的快感。他猜测那孩子可能不希望自己最脆弱的肚皮落在最险恶的敌人攻击范围之内。可是接下来Chara的话让他笑出声来——当然,笑出的气息吹在他肚子上,又带来新一阵的颤抖。

“我,我怕痒,不喜欢别人碰我肚子。”

“你这小鬼……敏感点都和别人长得不一样。”于是他假装咬了咬,那孩子扭了扭腰身,发出一声脆弱的声音。




评论(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