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瓦

看到我的头像了吗,我想你已经清楚地认识我了。没错!我不仅手残,而且挖坑!

【Hollow Knight】管教后代的两种基本方式

格林团长和小骑士风格差异那么大,一个华丽浮夸,一个务实低调,如果分别带娃……我是说管教崽崽!估计会出现截然不同的两种结果。

*不正经的讨论,切勿当真

*仅代表本人脑洞

*OOC


1、

对身份的理解?

关于格林

格林之子(充满敬仰):他是我的血亲,我的生父,我的火焰之始,梦魇之源;我是他的子嗣,他的火种,他的仆从。

关于小骑士

格林之子(猩红之眼亮了):他是我义父,我唯一的亲族,一直保护和照料我,喂我火吃。


2、

亲子关系。

格林场合

格林之子(尊敬、爱戴、无条件服从他,渴望父亲大人的认同)

格林(幼虫时期很疼崽崽,恨不得全程藏披风里面。绝对不允许下属碰崽,多看几眼都不行,崽崽一哭,首先对下属尖叫,参照鞠躬被打的发飙姿态。会对崽崽讲本族语,声音依然嘶哑低沉,但语气很温柔。送出去心里还不太舍得;成虫后,就很少对孩子有直观的感情流露了,态度严肃,语气冷淡,更像上下级,而非父子)


小骑士场合

格林之子(爱他,粘他,保护他,其他虫子休想近身哼。渴望得到义父的认同)

小骑士(之前幼虫时期会喂养和保护他,长大后完全是放养状态,除了定期练舞,几乎不管孩子)


3、

关于家长称谓。

对格林

格林之子(永远毕恭毕敬):父亲大人。


对小骑士

要分开讨论。

平时——(语气欢快):你,喂,那个,哎哎,话说,那啥。

举例:喂,你冲那么快干啥,前面有生命碎片怎么的,等等我。

闯祸了——(愧疚):义父。

举例:义父,我对不起你,但那个水母真的很欠扁,我看着就烦!一时没忍住就出手了,您别不理我……

有求于人——(讨好):爹~

举例:爹,我想要你的脆弱力量,你反正也装不下,就那点插槽……


4

有孩子必同的问题——我是从哪里来的?

格林场合。

团长:我的孩子,你是火焰与黑暗之子,梦魇的继承者,仪式成功的产物。你诞生于一个使命,通过汲取火焰的精华,不断发育成长,最终在一场狂热舞蹈的滋养下,成为现在的样子。

格林之子:父亲大人,我不懂……

团长(摸了摸他脸颊上与自己相似的泪痕纹路):你以后会了解的。


小骑士场合。

小骑士(面无表情):做任务送的。

格林之子:什么????这不可能,我不相信,那你其他的孩子也是这样来的吗?

小骑士(诚实作答):不,他们是捡来的。


5、

家长期望。

团长:他会在未来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是舞台上重要的一员,期待他生命的火焰能燃烧得更旺盛,舞蹈能跳得更加迷人。

小骑士(内心:不求帮忙,但求别惹事):他平安开心就好。


6、

教育问题。

两位家长都会经常陪孩子练舞,但引导的方向很不一样。

团长的话,比起强度,更加注重招式的视觉效果。

严抓礼仪!

严抓礼仪!!

严抓礼仪!!!

小格林第一次开场没有鞠躬,被狠打了,后来就再也不敢了。

第一次结束后忘记鞠躬,父亲看了,直接结束鞠躬,继续战斗!崽崽被打到哭都哭不出来,后来就再也不敢忘了。

第一次偷袭父亲,没得手,还被盛怒的团长扇了耳光,半边脸火辣辣的,如同被一记火焰击中,后面就再也不尝试了。

虽然很严厉,但不会真的伤孩子太多血,点到即止。

切磋的时候父子更像真正意义上的跳舞,很好看的。

崽崽的话,很享受和父亲跳舞,因为只有跳舞的时候能和父亲有近距离接触。崇拜和赞美父亲的舞姿,也很喜欢父亲身上的味道(“浓烟的呛人,熊熊燃烧的火焰气息,光是闻到,就能把敌人烧焦烤糊……但我爱它。”)。渴望有一天能战胜他。


小骑士的话,才不管什么好不好看,有用就行,有强度那更是OK的。

完全无视礼仪教化。甚至不理解为什么有的虫子开场要浪费时间吼叫或“做莫名其妙的动作”,倾向于直接开打,因此也鼓励崽崽忽略不必要的礼貌。容易带出不讲礼貌的孩子。

“先下手为强。当别的虫子还在鞠躬,你上去打了他,你就占据上风。”

鼓励崽崽“出奇制胜”,在实力有差距的情况下,运用技巧取得胜利。不太讲究招式光明磊落,只要能赢,阴招就阴招,没什么不合适的。

崽崽:可这样赢得猥琐!

小骑士:你也可以输掉,当一具光明磊落的尸体。

崽崽:……

小骑士每次练舞下手不太克制,孩子硬直了还会继续出手(“你的对手会让着你,在你硬直的时候等你缓过来吗?”),很容易把孩子打成残血,濒临死亡。

于是,崽崽活生生被磨到能够忍耐剧痛继续战斗。小骑士训练下的崽崽没啥硬直的。

但和团长不同,崽崽特别抗拒和小骑士练舞。惧怕战斗状态的义父。至于战胜?这里可不是梦境世界啊,别想那些不可能实现的事情了。




评论(7)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