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瓦

看到我的头像了吗,我想你已经清楚地认识我了。没错!我不仅手残,而且挖坑!

表亲组的脑洞

表哥摘除脑瘤后,足足在病床上躺了半年。

期间小骑士三番五次地跑他病房,以“探病”为名聊他,希望表哥能原谅自己一时失控下的重手,还像过去那样疼爱自己。然而在表哥眼里,他还是过去那个淘气不懂事的表弟,不是在病房乱跑乱跳找隐藏,就是吃掉自己的水果,拆开自己的礼盒;或者使唤自己干这干那,搞得他一个病号反倒像护工一样,还要下床给表弟端茶递水拿这拿那。

小骑士(内心:嘿嘿这样的话表哥就不至于总是闷在床上,可以下床活动活动手脚,我真聪明)

表哥(内心:麻烦你赶紧走吧,我想躺下休息……)

表哥拿起骨钉复健的时候,小骑士执意要求当他的对手,赶都赶不走。

表哥(尽量维持耐心的口气):我健康的时候都打不过你,现在连骨钉都拿不稳,根本不是你的对手啊。你找其他兄弟练习不行吗?

小骑士:我就要表哥,就要就要!就要就要就要!!!我不戴护符,打的时候也会让着表哥的,答应我啦,你不答应,我就一直缠着你。

表哥(被烦得不行,只好答应了):好吧好吧,就打一回合。

没想到小骑士打着打着,忘我了,一个蓄力把表哥打到伤口开裂,又躺回到床上。

为此挨了小姐姐一顿臭骂。

真的不能怪小骑士!由于从小受到白王的忽略,情商没培养起来,本意是帮表哥加速复健,做出的事情却特别蠢,经常把表哥气哭,自己还洋洋得意,浑然不觉自己的错误,以为表哥更喜欢自己一点了呢。

直到有一天,前辈来探病了。

小骑士终于注意到,表哥看前辈的眼神是那么柔和,表情是那么迷醉,像恋爱一样,和看自己那种疲倦的神态完全不一样。

送完前辈,表哥一扭头,就看到一张气得鼓鼓的小脸。

表哥(有不妙的预感):怎么了?

小骑士:你是不是喜欢前辈?

表哥:……他是我们的哥哥,我当然喜欢。

小骑士(三两下爬到床上):那他和我,你更喜欢谁?

表哥(意识到问题所在,试图和稀泥):我都喜欢。

小骑士:你明显更喜欢他!我打败过他,打败过两次呢!他哪个状态都不是我的对手。他有什么好的?

表哥:……

小骑士(诱骗):我就想知道知道,你老实告诉我,我不生气。

表哥(有点害羞):他,他有一双洁白的大角,很对称,像皎洁的月亮一样,我觉得特别帅……

小骑士(不服气):我的也对称呀!我的也像皎洁的月亮!

表哥:你的不大呀。

容器们审美的一大标准,就是看角的形状,角越大,越对称,就越好看。表哥又是不折不扣的角控,小骑士意识到,自己可以把前辈揍趴下一百次,然而跟前辈比角的话,自己一点胜算都没有……

想到这里,小骑士不吭声了,小脸还是气得鼓鼓的,要了表哥的手机。表哥以为他要玩贪吃蛇,嘱咐了一句别玩没电了就丢给他了。只见他坐在床尾,低着小脑袋,手上啪啪地按着键,不知道在那搞什么。

小骑士(突然抬头):假如我的角像前辈那么大,你会喜欢我吗?

表哥(哑然失笑):等你长到那么大再说吧。

小骑士(把手机扔给他):哼,颜控表哥!

说完,他起身离开,重重地带上了病房的门。

表哥叹了口气,怀疑自己是不是伤到了表弟的心。拿过手机,解锁屏幕,突然哭笑不得起来。

表弟把自己的自拍设成屏保了。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