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瓦

看到我的头像了吗,我想你已经清楚地认识我了。没错!我不仅手残,而且挖坑!

近亲相关的深夜脑洞

有刀?预警一下。受到 @Fioco.Virus 的启发,大家都来感谢她!


容器不能也不应该做梦,但他却做梦了。一个香甜的美梦。

梦里,他被父王拥抱。

这可真是前所未有的事情。记忆里面,父王从来没有抱过自己,从来没有看过自己,从来没记起过自己。圣巢的白王把所有精力和感情投入在纯净容器身上,再也分不出一点给其他的容器了。对父王的冷落和漠视,他完全理解。前辈比自己强大,比自己优秀,能够得到父亲的爱,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就算恨,也只恨自己不够强大,没能像前辈那样承载父亲的希望。

然而现在,父王把自己搂在怀里,在他耳边说着赞扬的话语。

我让您骄傲了吗?他又惊讶,又感动。他已经隐约意识到这不是现实,却依旧充满感情地抱紧父亲,心里被无上的光荣照亮。白王把他抱离原地的时候,他没有反抗;白王一步一步走向世界边缘,他也只是顺从地贴近父亲。

接着,他把他丢下锯子堆。

他全身都被搅碎了,发出卷进轮胎的猫一般的惨叫。父亲,父亲。他哭嚎,可父王只是无动于衷地看着他……

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地上,斗篷没被撕碎,却因为陈旧而破损。橙色的气球围在他身边,撕裂了他的全身上下,又从他的伤口吸吮黑色的液体,大概这就是刚才梦中浑身剧痛的源头。

除此之外,他的腿间也很疼,有橙色粘液从其中滴落下来。他的嘴里满是恶心的甜腻味道,喉咙烧得难受,肚子也胀鼓鼓的,让他想呕吐。

他一点也不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评论(5)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