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瓦

【Invader Zim】生日礼物

*Dib和Zim长大后的故事,有私设

*照例是ZADR向,无肉,但有肉味儿

*都接受得了的话就预祝食用愉快

==============================

Dib在他二十岁生日的时候收到一份特别的礼物,他甚至没有拆开包装就猜出送礼人的身份。

那是他接手父亲实验室的第二个年头,一切顺利,他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把教授打造的科学帝国带上了一个新的高度。虽然曼伯林教授偶尔会抱怨儿子行事太保守,不像自己一样大胆地(用合法或者不合法的手段)进行研究,但一想到Dib能“改邪归正”,转向研究真正的科学,教授便心满意足了,也不强求别的。

曼伯林教授不知道的是,Dib没有放弃他的超自然研究,他只是放弃寻求众人的认可,自己偷偷搞罢了。他依然研究大脚怪,研究吸血鬼,研究卓柏卡布拉,研究一切科学不能解释的东西,他甚至研究魔法。他对超自然的研究同样到达了地球人无出其右的水平——但他不觉得父亲会以他为傲,所以沉默不语罢了。

而在一切研究的东西里面,他还是对外星人最感兴趣。

Zim要负其首要责任。

自他登陆地球的那一天,Dib就没有停止过对尔肯人的学习,不然怎么知道它们的弱点,从而击败它们呢?而Zim——虽然不愿意承认——确实也花过心思研究人类,研究这群低等生物的生理结构,生活习惯和社会习俗,这是为了在他统治地球后,能把这群奴隶发挥出最大的用处。

问题是他一直没能统治地球,哪怕在他成为至高者后。

这都怪Dib!

一想到这点Zim就恨得牙痒痒。地球小鬼真是讨厌,小时候讨厌长大了更讨厌!像只顽固的小虫子,怎么也收拾不掉。上一次他尝试利用尔肯军队的力量进攻地球,就是Dib带着他的科技团队成功抵御入侵,让自己没能完成目标。

后面Zim又尝试了几次,均以平局告终。于是Zim只能一边侵略别的星球,升级自己军队的力量,一边等待下一个自认为完美的时期;可惜Dib也没有松懈,一直带着那支破团队完善防御(“估计集中了地球人所有的智商!”Zim有一次这么讽刺,令他惊讶的是这回Dib没有还嘴,反而一脸“被猜到了”的郁闷神情)。每一次他们攻防战的时候,他肯定会捣鼓出什么新的玩意儿,防备住自己完美的袭击。

总之就是势均力敌,谁也没占到便宜。

不打仗的时候,Zim也会时不时找Dib视频通话。他甚至为了Dib去弄了一台手机(落后的通讯科技),还大费周章地在自己的战舰上弄了个信号接受装置——在母舰上使用这种史前装置简直要被全宇宙笑话!可是为了能随时随地打给Dib骂骂他,Zim都忍了。

毕竟他现在是至高者,也没人敢真的笑话他。

不知怎么的,一想到Dib的新形象,新任的至高者胸口顿时闷闷的,产生了不愉快的情绪。成年的Dib变化很大,他的面部线条变得尖锐,唇部变得很薄,因为长年蹲在实验室,肤色白得有些不正常,棕色的眼睛却变深了,如果他面无表情,很容易给人造成冷漠甚至轻蔑的印象。Zim不喜欢他漠然的样子,他习惯了那个小混蛋骂人时情绪激动的模样,如果Dib突然收起表情看着自己,会激起他的无名火,仿佛受到了侮辱。

更让Zim接受不能的是,自己的老对手还脱下了那件标志性的黑色外套,改穿白大褂,白色才不配他,黑色才是那只小臭虫应有的配色。

突然,Zim有了想法。Dib不是即将迎来他的二十地球年纪念日吗?这是个绝佳的机会……

于是,当Dib收到这份匿名的礼物时,不由自主地挂上一个讽刺的笑。除了Zim还有谁会用陨石包装礼物然后直接砸到自己实验室里?

二十分钟后,下属终于费劲巴拉地砸开陨石,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出现在眼前。Dib用戴着手套的手捡起来,拂去表面的灰尘和石屑,轻轻打开。

那是一副眼镜。

黑色的,款式偏旧,几乎和自己小时候戴的那副如出一辙。但是造材不凡。镜架是用某种陨石打造的,轻,但极为坚硬,而且保证了舒适度。镜片有度数,通透明亮,厚度?极薄,简直就像在故意炫耀打磨的工艺……

但考虑到是Zim送的,Dib一点都不急着戴。他打发走所有助手,自己一个人进行检测。尔肯的科技果然迷人,但是人类的也不差,他沾沾自喜地想,不消一个下午就眼镜里面发现好几个窃听器和监视器,而且全部拆除。

——劝你别白费心思监视我,尔肯人渣。

Zim得知自己亲手放进去的监视器全部掉线,就清楚一定是被Dib发现了,他一方面觉得可惜了,一方面又不觉得太惊讶。因为地球小子讨厌是讨厌,这点水准还是有的。

“不然也不配当我的对手啊。”

本来以为这件事情到此为止,Zim根本没预料到晚上居然收到了Dib主动发来的视频讯号。这真不寻常,因为平时都是Zim闲得无聊和Dib视频,Dib一边忙东忙西,一边和自己斗嘴。Dib好像总有忙不完的事情。

“我就知道是你,Zim,只有你才这么无聊。你知道我花了多长时间拆你的监视器吗,混账,一个下午呢,就这样被你浪费了。”

Zim有点难以置信地盯着屏幕里的Dib:混小子居然戴上了自己送过去的那副眼镜,好像根本没在里面找到监视器和窃听器一样。眼镜在他脸上显得很自然,仿佛就是他脸的一部分,而且极具美观性,镜架既不会太粗也不会太细,颜色和他的肤色很协调。

更重要的是,这幅熟悉的眼镜让Zim找到了他过去的影子。

Dib还在骂他,脸上的神情却不严厉,他在笑,不是那种得意洋洋的贱笑,他笑得很真诚,他从没对Zim这样笑过,这种笑容让Zim觉得,他看起来真心很喜欢这份生日礼物——哪怕这是份居心不良的礼物。

Zim突然觉得自己被欲望胀满了。他无比渴望亲手摘下这幅眼镜,然后在Dib模糊的棕色眼睛里找到自己——只有自己。

他再开口的时候,声音有点哑:

“把你的坐标发给我。”

“啊?”屏幕那边的人好像没听明白。

“快,发给我你的坐标,就现在,我有一份更大的礼物送你。”

“……你不会吧?我真不敢相信,”Dib突然明白过来,表情变得哭笑不得起来,想不明白是哪点触动那只尔肯人的神经,但他清楚自己绝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冒险。“不,Zim,我不会告诉你我的坐标,因为我明天还有进度要赶,再说……”

他冷笑了几声,“再说我不相信你给我的礼物,能‘大’到哪儿去。”

说完就中断了通讯。

Zim一个人盯着屏幕,脑子是一团爆炸的火山。

 

 

=====END======

一句话概括就是我在对象生日那天送了他一件衣服想嘲讽他没想到对象居然穿上了还挺好看的我被诱惑了但对象不给我做……我要毁灭地球!

大概如此【no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