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瓦

【奇异博士】布身攻击

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尤其是和一张斗篷相处的时候,不要出现无端的布身攻击,包括且不限于“掉色”“缩水”“起球”等词汇……

不然你的法器会伤心到离家出走的

================

史蒂芬·斯特兰奇博士一度心高气傲,拿那张恶毒的嘴巴得罪过不少人。大部分人选择忍气吞声,因此给他造成一种错觉:自己的刀子嘴不会造成太恶劣的影响。

直到他得罪了自己的法器。

魔浮斗篷一向很乖很听话,几乎没有因为什么事发过脾气,就算史蒂芬拿它开玩笑,它也安安静静的,没什么表示,久而久之,史蒂芬以为它不在乎呢。

其实如果你的玩笑开过了火,而且刚好开在不该开的地方,它还是会在乎的。

非常在乎。

史蒂芬是怎么知道的呢?那天,斗篷洗完澡,刚把自己晾干,带着阳光和洗衣液的香味扑到主人的背上,渴望被主人表扬“手感好”或者“味道好香”,“色泽艳丽”更好。可能是缠的力道大了些,史蒂芬呼吸有点不畅,他一边解开勒在脖子上那个结,一边说了句让他后悔的话:

“你干嘛缠这么紧,不会是洗缩水了吧?”

斗篷立刻从他身上滑下来,飘到一边,微微抖动,颜色红得都有点透亮,仿佛一个人被触怒后气得满脸通红。它,一个古老的高贵的法器,竟然被主人当做街边买来的三流货色,被质疑会缩水!斗篷感到自己的自尊被极大地刺伤。

史蒂芬显然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要不他就会当场道歉了),只是转过身,去干自己的事情。当他再走回来,他疑惑地皱起眉头,刚才还气呼呼的斗篷已经不在那儿了,但窗户不知什么时候被打开,窗帘正随着屋外的风轻轻飘动着。

不好!

史蒂芬的心猛地下沉,他连忙跑到窗子边,刚好看到最后一幕,即自家猩红色的斗篷在空中越飘越远,任凭自己在背后大吼大叫,硬是头也没回一下,它坚定地飞啊飞,最终彻底消失在视线中。

史蒂芬这下才感觉到,自己刚才那句话可能说重了,伤了斗篷的心——天晓得为什么一张布会有心!这下麻烦了,斗篷离家出走了,难道他要满世界贴寻物启事吗?内容他都起草好了:兹因本人不慎,遗失斗篷一件,猩红色,饰有金色的装饰。会飞。拾获者请速联系史蒂芬·斯特兰奇博士,必有重谢……

然而,另一种更加可怕的可能让他内心注入冰水一样,浑身战栗。也许斗篷不单单只是离开这么简单。就像当初斗篷选择自己做主人一样,这下斗篷要单方面和自己解除关系。

它要单飞!

那一瞬间,史蒂芬毫不犹豫地选择灵肉分离,猛地飞向斗篷离开的方向。你看,没有斗篷他连自己飞都做不到,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多么离不开这件可爱的法器。不,他会挽回一切,他会道歉,他会承诺再也不说这样的话,他愿意补偿它,无论它提什么条件——唯独一点不允许,他不会让它就这么离开自己。

然而,斗篷已不知所踪,他急得在各个高楼大厦间飘荡,在所有的大街小巷穿梭,就是找不到那抹熟悉的红色。

更糟糕的是,天还下雨了。

斗篷最讨厌被弄湿了。史蒂芬本来就焦虑,一想到可怜的斗篷孤苦伶仃,湿哒哒的悲惨模样,内心更是非常不舒服。

“你到底去了哪儿……”

答案比预期的要来得更快。在他回到自己身体后接到一通电话。

“事情有点不好解释,博士,我觉得你最好过来一趟。”托尼的声音带着笑,直觉告诉史蒂芬,无论出什么事,肯定和他的斗篷有关。

果不其然,踏入复仇者大楼后,眼前的情景让他既欣慰,又有点……奇异的不悦。

欣慰的是,斗篷找到了,这家伙应该是一开始便向复仇者们投奔去了,因为它一点也没淋湿的迹象。而不悦的是,他的斗篷,他!的!斗篷,竟然软绵绵地挂在托尼肩膀上,动作自然得仿佛它从诞生那一刻起就一直在做这件事情。

“你的斗篷不知怎么搞的,找上门来就缠着我不放了,扯都扯不掉。”托尼说,斗篷的一角探得高高的,想碰他的脸,而他没有阻止,任由斗篷亲昵地蹭了蹭他一侧的脸颊。“博士,我得说,你家斗篷一点都不怕生,他要是个小伙子的话,会有许多姑娘喜欢的。”

“是吗。”明明是一句玩笑话,可史蒂芬听后没有一点笑意。托尼盯着他的脸,像发现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表情变得颇为感兴趣。

“你知道它为什么缠着我不放吗,我想它喜欢我。我喜欢红色,而它的红色是那么漂亮,手感那么柔软,”托尼反过来摸了摸它,不像是摸一块布,倒像是摩挲姑娘漂亮的小手,动作有点轻佻,“也许下次可以带它一起战斗呢?既然它特意贴上来,拒绝多不好。”

这个时候,在看电视的,在聊天的,在喝水的,在看报纸的,突然都不干自己的事情了,大家微微看向这边,感到气氛有些不妙。史蒂夫甚至在考虑提醒托尼一下。托尼却毫不在意,继续说:“而且他的尺寸刚好,很合适……”

“合适什么,”史蒂芬终于按捺不住,尖锐地评价道,“你没有镜子吗,自己照照看,斗篷都拖到地上去了。”

“你就不怕后退的时候踩到它绊一跤吗。”

 

“我说你活该,谁让你故意和人家斗篷玩暧昧。”

史蒂芬前脚刚踏出复仇者大厦,队友们便一致做出责任判定:虽然史蒂芬·斯特兰奇博士隐晦地攻击了托尼的身高,不过托尼先和人家的法器纠葛不清,所以……

“什么,我只是在配合那个可怜的小家伙,你们看不出来吗,他故意找上我是为了什么?”见到众人不解的神情,托尼觉得无力解释,只好说,“但我保证,我已经有我的宝贝了,不会稀罕他的斗篷的,是不是,我亲爱的Jarvis?”

“您说得一点也没错。”

 

斗篷虽然跟着史蒂芬回到家中,但没有完全原谅他,依然高高飘在天花板上不想下来,怎么说好话都没用。好在史蒂芬早有准备,在回来的路上已经买好了“赔礼”——熨斗和熨衣板。他热好熨斗,招呼它下来,它虽有迟疑,最后还是下来了。

“这个设备不会伤害你,但会给你去皱,我想你会喜欢的。”史蒂芬一下一下地熨烫着自己的斗篷,他能感觉到,斗篷在他的伺候下舒张开来,似乎很舒服,而史蒂芬特别的熨烫手法更是像按摩一样,让它的四个角舒服得直打颤。于是,趁着斗篷心情正好,他提出自己的条件。他一直很擅长谈条件。

“那原谅我如何?我向你保证,这种伤人的话不会再出现第二次了。”

斗篷爽快地接受了他的条件,代价是每个星期至少做两次熨烫。


评论(5)

热度(92)

  1. LEON咩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