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瓦

看到我的头像了吗,我想你已经清楚地认识我了。没错!我不仅手残,而且挖坑!

【Hollow Knight】王在外面有了别的容器

*年龄操作有,设定前辈和小骑士是同辈

*讲的是白王看到小骑士身手不错,抱回来给小前辈当陪练,却被小前辈误会,当做假想敌的沙雕日常

*OOC


一、

这件事无论如何都怪白王。

如果他能事先稍作解释,告诉小小的骑士,自己只是在外面看到一位身手不错的容器,于是就擅作主张地带回来,想给他当陪练,训练他更好地成为未来的空洞骑士……也许小前辈能稍微理解,并容忍对方的存在,也不至于出现那尴尬的一幕了。

然而事实是,白王忽略了重要的思想工作,可能是他低估了自家骑士的嫉妒心。

总之,当小前辈猝不及防地看到,陛下把一只素未谋面的容器带进宫殿时,他第一反应是,王在外面有了别的容器!

可这是为什么?!我不是钦定的空洞骑士吗?我哪里做得不好?

小容器先是错愕,继而心生怒意,恶狠狠地盯着这只容器,不明白这只有哪里吸引到陛下——他连角都比自己小一点!不,他根本毫无可取之处。一定是这只狡猾的小东西耍花招,糊弄过了五骑士,骗取了国王的信任!

所以,当白王把这个新来的容器领到他面前,还没来得及介绍呢,小前辈已经主动迈出一步。

白王期待的是他伸出手,友好地欢迎和接纳自己的后辈,然后展开温馨的共处日常。

没想到,他却举起骨钉,重重地敲在后辈角上。


二、

每个小容器都长着形状不一的角,大家就是靠角辨别容器的。角不仅是面具的一部分,更是一种身份的象征,攻击对方的角,无异于打脸,是直接贬损对方人格的、无比粗鲁行为。哪怕平时互相对练,容器都会下意识避开对方的角,转向别的部位。

然而小前辈却直奔着对方的角打去,还蓄了这么大的力气,摆明是故意的。

白王看呆了,其他的大臣也看呆了。但小前辈很冷静。他举起骨钉,还想打第二下时,德雷娅第一个反应过来,冲上前去,把小前辈拉开。

“哎?!你这小子怎么回事?抽什么风?”德雷娅费劲儿地扯住他的肩膀,把他从后辈身边拖离开,她不记得他以前有这么大力气。小前辈努力挣扎着,同时回过头,盯着她看,黑乎乎的眼眶分明在说——放开我,我要为民除害!

被打的小容器终于反应过来,不甘示弱地握紧骨钉,准备还击,奥格瑞姆眼疾手快,一把把他捞起来举高高。两只小容器就这样在空中胡乱挣扎,舞动着小小的四肢,都拼命想往对方那里挪动,时不时还互相比划粗鲁的手势。

“陛下,您快说两句。”眼看着就快拉不住了,德雷娅只好场外求助。

于是白王清清喉咙,看着先出手的那个容器。感受到陛下威严的注视后,小前辈不动了,也拿黑乎乎的小眼神望回陛下。

“你怎么能出手攻击自己的后辈,太没有礼貌了。”

陛下竟然批评自己!小前辈既委屈,又难以置信。你对我的陛下做了什么?他更加凶巴巴地瞪着小骑士。

“不许你这么盯着他看,我是怎么教你跟别人打招呼的?你太让我失望了。现在,跟他道歉。”

就算心里一万个不情愿,可这毕竟出自陛下之口,小前辈只得不情不愿地走过去,去跟这个讨厌鬼“道歉”。

不过,看着他虚空的小眼神,瞎子都看得出来,他并没有真正原谅人家。


三、

护送小前辈回寝室的路上,伊思玛讲起了这个新来的小容器。

“一开始是泽莫尔发现的,她禀告陛下,说她发现一个小容器,很有天赋,骨钉耍得很好——当然,没你那么好,”注意到小前辈的眼神后,她忙补充一句,“陛下认为,如果想进一步提升你的武艺,最好还是跟有实力的同辈对练,而不仅仅只是接受我们的训练。”

所以,我可以打他喽?

感受到小容器期待的目光后,伊思玛点点头,回答他的问题,“没错,你可以……等等!”她一把抓住提起骨钉、准备找后辈算账的小容器,“不是现在!瞧把你急的。”

“我的意思是,既然他是被陛下请来宫殿和你切磋的,你们迟早会对打,不用急这一会儿。”

小前辈身体缓和了下来,但目光却燃起新的战意。伊思玛看在眼里,忍不住笑出声来,“你啊,怎么这么善妒?”

我没有嫉妒,我只是单纯看他不爽。

“说不定他也看你不爽呢,”伊思玛说,“今天莫名其妙挨打的可不是你呀。”


四、

伊思玛是对的。

在第二天的对练中,小前辈立刻从对方疾风骤雨般的骨钉中感受到——他也对自己心怀不满,伺机复仇呢。

那不是正好吗?

另一件事情伊思玛也没骗他——那就是这个后辈确实有两下子,不像其他容器一样,只知道疯狂地挥舞骨钉。他时而攻击,时而闪避,有时候还会做一些假动作,引出自己的攻击,然后再趁自己骨钉无法收回的一刹那进行偷袭,总之,他的每个动作都是思考的结果。他是带着脑子战斗的。

不过,自己是不会认输的,论战斗经验,他还嫩点儿呢。小前辈毫不回避,就算被打了也攻势不减,想趁他完全掌握自己的招式之前,一口气除掉这个小祸患。

果然,对方的攻击越来越勉强,躲闪的动作也越来越吃力,只要再来几下……

“停!”

然而关键时刻,白王叫停了。小前辈只好服从地垂下骨钉,拿轻蔑的眼神打量着自己的准手下败将——算你捡回一条命。

但为什么陛下依然面露不满呢?

“我是怎么跟你说的,”沃姆的口吻带着谴责,完全没有因他的强大感到骄傲,因此,胜利的快感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点到即止,没必要把你的对手置于死地。”

“走吧,我带你去冷静一下。”白王握住小前辈的手,同时看了看被打得几近残血的小骑士,交代身后的奥格瑞姆,“带他去挑个好一点的骨钉。”

小前辈回过头,当着后辈的面,示威一般,把陛下的手握得更紧了一些。

小骑士回以深邃的目光。


五、

两只小容器再次见面之际,是在餐桌两边。

伊思玛曾经委婉地跟白王说,把两个好斗的小家伙放在一张餐桌上,不是什么理想的做法。“今天的切磋你也看到了,他们恨不得杀了对方,”她忧心忡忡地说,“减少他们的接触,就不容易引起冲突。”

可白王不这么想,“你把我的骑士形容成一见面就会杀红眼的仇敌,”他回话,“我会看着他,确保他培养起容人之心,做出合乎礼仪的举动。”

所以,当小前辈在餐桌上看到那个讨厌鬼的时候,十分不开心,他下意识想往陛下身上靠,但陛下故意没和他坐在一起,而让奥格瑞姆坐在他们中间。闻着奥格瑞姆身上醉人的气息,他只好作罢。

另外一边,伊思玛正耐心而温柔地教小骑士分辨不同餐具,并且惊喜地发现,这个容器学习能力很强,一教就会,连陛下都冲他露出赞许的目光。

真叫人不快……

傻子,学得再快有什么用,你进食的速度慢吞吞,跟你战斗中的进步一样。小前辈挑衅地看着他,故意吃得飞快,展示自己傲人的进食速度。

小骑士仿佛接受了他的挑战,进食的速度骤然加快。

小前辈不甘示弱,又把速度提升了一个档次,像是食物粉碎机一样大吃特吃。

小骑士一看,更加飞快地吃东西,几乎没嚼几下就吞下去。

而小前辈连嚼都不嚼,直接咽下去,咽不下去的就用水冲下去。

德雷娅本来在和泽莫尔说话,看着两只狼吞虎咽的小容器,话音渐渐降低;赫格莫担心地看着眼前无声的战争。白王板着个脸,没有叫停,好像想看着这场闹剧能持续到什么时候。

终于,在某一刻,意外发生了,两个小容器同时被呛/噎到,小前辈大咳特咳,而小骑士发出呕吐的声音。

餐桌上除了两个小容器不雅的声音外,一片死寂。


六、

“都是你,害我们被罚了。”

小前辈瞪着他的后辈,声音充满怨念,而小骑士不甘示弱地瞪回去,“是谁先打了我的角,还和我比吃饭速度来着?每次都是你那边先开始的。”

“你错就错在出现在这里,谁叫你进来的?”

“沃姆呗。”

这倒没错,确实是白王把他带进宫殿……但,陛下怎么会有错?陛下是不会犯错的,永远不会。

“你要管他叫陛下。”小前辈只好挑了后辈称呼上面的刺。“无礼的小鬼。”

“所以,现在是要怎样?”

“你听见陛下说的了,我们被罚跳苦痛之路十遍。”

“苦痛之路?”后辈歪了歪头,天真而困惑地望着眼前的一切,“并没有路啊。”

“菜鸟,看着点。”

然后,小前辈跳起来,做出了一系列复杂的动作:他扒住墙,冲刺,二段跳,然后再侧身扒住墙,重复刚才的动作。碰到虫子挡路就打一下。没有落脚点,就下劈电锯或尖刺,闯出一条路……很快,他就消失在视线中。

小骑士看呆了。

过了一会儿,前辈从一条不知通向哪里的密道掉下来,重新出现在自己身边。

“你怎么没跟上来?”小前辈问,“我都跳了一圈了。”

“万一掉下去怎么办?”

“掉下去就重来呗。”小前辈不以为意地耸耸肩,突然,他露出恶意的表情,“怕了呀?没事,等我出去会跟陛下说的,说他带来的那个容器是个孬种,既没勇气、也没本事跳苦痛之路。”

“放屁。”

就这样,当小前辈再次起跳之后,在锯子尖锐的咆哮中,他终于听见倒霉后辈跟上来的声音。


七、

小骑士跳到第二圈的时候,信心大幅度提升。他感觉自己已经大体掌握了跳刺的技巧,虽然他落下一圈,但只要加快速度,他很快就能赶上去,和自己的傻逼前辈持平。

不,是超越傻逼前辈!

你看,这不是已经看到他了吗?

“喂,”他一边下劈电锯,一边提高音量,压过电锯发出的噪声,“我就要超过你了!”

“想得美!”

前辈回头,冲他咆哮,顺便放了一个波。小骑士根本没想到他会攻击自己,给砸了个正着,然后脸朝下,掉下了锯子……

小骑士在离得老远的平台苏醒后,转过身,狠狠地抽打这那个回魂的雕塑。放波,下砸,尖叫,接下来,他会需要很多很多的灵魂的。


八、

“我相信在齐心协力,共同越过苦痛之路后,他们会对彼此有更深的了解,从而增进友谊。”

“但愿如此。”

然而当白王带着五骑士来到苦痛之路的入口,看着两个小容器你冲我放一个波,我对发出一发尖叫,一边跳锯子,一边互相干扰后,通通陷入沉默。

为什么在这种地方也能打得起来?!五骑士不知道是该惊叹容器身手强大,还是杀气重。你看看他们,面具都快碎了,说明双方血量都很低了,然而他们击打彼此的动作没有丝毫停滞。

而白王的脸色变得十分不好看。

“住手!”

国王陛下?!小前辈没注意到陛下的出现,脑子抽了风,本来想对位于他身下的后辈使出下劈,却鬼使神差,使出一招下砸,小骑士躲了过去,他却砸中了身下无情咆哮的电锯……


九、

于是,当两个小容器——准确而言,是一个小容器和一个黑色的小灵魂——再度站在国王面前时,小骑士拼尽全力,手舞足蹈地比划着,想跟陛下解释:他是自己掉下去的,不是我害他变成这样的。

白王的脸色却没有丝毫改善。

“你爬了几圈了?”

哎?九圈,快完了。小骑士不明白为什么陛下突然问起这个。

“再加十圈。”

凭什么????

白王看了看面露不满的他,又看了看飘在一边,委屈巴巴的小黑,感到十分头疼。“快去!”

哦……


十、

好不容易爬完后,小骑士精疲力尽地跳出苦痛之路,想去跟陛下汇报,自己已经一圈不落地完成了命令。

却意外看到,白王坐在一张椅子上,而自己的前辈——没错!是傻逼前辈!不是那个黑色的灵魂——已经恢复原状,正坐在陛下身边。

看到自己出现后,他居然还往陛下身边挪了挪,紧紧地挨在他白色的袍子上,脑袋枕在陛下身上,小腿儿在底下晃啊晃,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

有什么好得意的?我也行!

白王莫名其妙地看着小容器爬到他身边,一屁股坐下,什么话也不说。不过,当他意识到,小容器正恨恨地盯着他身边的容器时,顿时了然。

他突然感到无力,自己一开始把这个容器带回宫殿的时候,可没预料到这样的状况。

“你们两个啊……”




TBC

评论(14)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