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瓦

看到我的头像了吗,我想你已经清楚地认识我了。没错!我不仅手残,而且挖坑!

【Hollow Knight】王在外面有了别的容器(2)

*前篇见此

*两只小容器开始在白王背后搞小动作

*看他们打得太凶,白王只好暂时分开他们,让他们跟新来的小朋友训练

*OOC


一、

前辈到底是强还是弱?小骑士搞不清楚。

平时切磋的时候,小前辈强到可怕。无论小骑士从哪个角度攻击,用什么招式,前辈总是滴水不漏,无懈可击;而前辈打自己,往往一打一个准儿,下手还特别狠,每次都照死里打,有几次小骑士面具都碎了,他依然不停手,几乎是在鞭尸了,直到在一边监督的泽莫尔看不下去,用她凄厉的声音喊停为止。

不过,一旦有白王在一边旁观,小前辈又弱得不行,打着打着就自己倒下了。他明明是满血状态,却大口大口地喘息,一副快不行的残血模样,并在白王下来查看他伤势的时候,顺势张开小手,要白王抱。

“你到底伤到哪儿了?”白王偶尔会感到疑惑,小前辈会抬起脑袋,露出一副虚弱的表情。

内伤,疼……

如果白王想进一步查看他的伤势,他会立刻往地上一倒,然后满地打滚儿,表现出一副痛到癫痫的模样,搞得白王无从下手,只好把他抱起来带去治疗。

白王也许不知道自家骑士是怎么莫名其妙受的伤,小骑士却清楚得很——前辈根本什么事情都没有,他只是想被抱而已。你看看他!一副享受的样子,舒舒服服趴在陛下肩膀上,他根本就是,就是……

心机!


二、

而在其他方面,小前辈也一改往日的策略,不再处处和小骑士针锋相对,而是摆出一副弱者,甚至受害者的姿态。

比如说换做以前,他们走路都会比谁走的快。他们不会容忍对方走在自己前面,一定会放快脚步,走到对方前面,仿佛这就能证明自己在其他方面也走在对方前面似的。

一开始,两只小容器只是并排疾走,时不时大力碰对方一下;很快,两只小容器变成小跑;再然后,不知是哪只容器开始冲刺,另外一个容器受到刺激,随即开始蓄力,大冲……

直到其中一只撞到刺,锯子,或者荆棘,或者其他白宫随处可见的缓冲带,比赛才结束。赢的那只小容器洋洋得意,输的则会垂头丧气。

但是现在,小前辈再也不跑了。他只会假装跟小骑士赛跑一段路,然后远远落在后面。在小骑士以为他就这样把胜利拱手相让的时候,他已经偷偷把白王拉来了,让陛下亲眼看看,究竟是谁“不守规矩”,在宫殿横冲直撞。

小骑士每次都被罚得很惨。


三、

在吃了无数亏之后,小骑士终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前辈根本不是真怂,他是装出来的!以便博取陛下的同情,顺便坑自己一把,给自己的形象抹黑!

“你这样根本不光明磊落!”

某天晚上,小骑士偷偷溜进了小前辈的寝室,爬上他白色的床,压低声音骂道。没想到,小前辈连被子都懒得掀,依然舒舒服服地靠在枕头上,对他的叱责毫不在意。

“这叫以退为进。”心机前辈说,“比如说,你知道陛下是不准我们在训练场之外的地方战斗的对不对?”

“是又怎么样?”

“如果我现在大喊大叫,说你半夜来打我,”小前辈恶意地眯起黑色的眼眶,“你觉得陛下会罚你多少圈的苦痛之路?”

小骑士沉默了。

片刻后,他突然做出一个出乎意料的举动——他顺着白色的被单爬到前辈身上,亲了亲他的面具。

“晚安,祝你好梦。”

小前辈懵了。直到后辈踮着脚尖离开,顺带轻轻关上寝室的大门,小前辈还是没想通,这又是闹哪出?

倒霉后辈肯定想搞事情!

他心神不宁地睡下。可他一直在琢磨后辈想干什么,整整一夜都没睡好。


四、

第二天早上,小前辈疲倦地走出寝室,准备做每天早上做的第一件事——去陛下门前打招呼。

早上好!

“你今天起得很早。”白王点点头,表示回应。

可是,小前辈一大早看到陛下的好心情,却在目睹白王身后的小骑士那一瞬间彻底消失。

没错!跟在白王身后!从白王的寝室里出来!

小前辈当场炸了,怒气冲冲地瞪着小骑士,然后又眼巴巴地看着陛下,要求他给自己一个交代。

白王叹了口气,“你的后辈昨晚来找我,说他做了噩梦。我不知道格林用了什么办法进来,但是……”他破天荒地抱起瑟瑟发抖的小骑士,“我还是允许他睡在身边。”

小前辈的眼神,酸得都能把锯子直接腐蚀掉了。


五、

那天训练的时候,小前辈出手比往常更加狠厉,带着一股置对方于死地的杀气。但不知道是昨天没睡好,还是别的原因,输出的效果反而不怎么好,他的所有攻击都被小骑士一一躲过,或者拼刀抵消,反倒是自己受了一些伤。到了后来,他甚至一个大意,被后辈打在角上,震得他脑子都有些不清醒。不过,他也贴着脸送给可爱的后辈两个波,所以他自觉不亏。

等到白王终于喊停的时候,他们俩周围已经聚集了好些观众了,既有大臣,也有五骑士。两只小容器隔着一段距离,异常凶狠地望着对方。

“我说了什么?不准打角。”白王不太高兴地对小骑士说,小骑士垂下脑袋,一副沮丧的神态——他是真的杀得眼红,什么都忘了。

“而你,”白王转向自己的骑士,“你今天有些迟钝,昨天没睡好吗?”

就是现在!

小前辈一如既往地躺倒在地,一副“要死了要死了”的样子,惹得白王叹了口气,弯腰把他抱起来。小前辈再一次依偎在白王怀里,露出得逞的笑容。

然而,白王没有忘记昨晚小骑士在他耳边说的悄悄话。

所以,正当小前辈露出享受的表情,他突然感到后背一凉,自己的斗篷被掀起来了,笑容消失了,他惊恐地回过头,看到白王审视着他斗篷下面,表情似乎若有所思。

完了!自己假装残血的秘密暴露了!

陛,陛下……

“奥格瑞姆。”陛下没有理会他,一口唤来自己忠心的骑士之一。

“在!”奥格瑞姆走过来,等待陛下的吩咐。

“我累了,今天你帮我抱一抱他。”

不,不要啊!小前辈露出绝望的表情,开始在陛下怀里挣扎,可陛下却坚定地把他往一个臭烘烘的怀里塞去。“带他去治疗,记住要一直抱着他,他不喜欢被放下来。”

“您放心!”奥格瑞姆非常高兴地接过小小的容器,他一直很喜欢小容器,无奈小容器似乎不怎么喜欢他,每次都和他隔着一段距离,而今天,陛下的这个命令,他特别乐于执行。

“来,让你奥格瑞姆叔叔抱抱!”他开开心心地把小前辈举高高,然后紧紧地搂怀里,“你又长高了哈哈哈。”

望着小前辈快要窒息的表情,小骑士心中爽到不行。


六、

“我们休战吧。”

那天晚上,小骑士的房间意外多了一名访客,尽管这名访客身上英勇的味道在洗澡后依然挥之不去,小骑士还是很乐于见到他。

“早点说嘛,”小骑士学着昨晚前辈的样子,舒舒服服地靠在枕头上,“从现在起,你不准再装可怜。”

“你也不准再跟陛下打小报告。”小前辈恶狠狠地说,小骑士当即点头同意,“一言为定!我要你发誓。”

“发就发,”小前辈郑重其事地拿出背后骨钉,做出发誓的动作,“以国王之名。”

“以国王之名。”小骑士也从枕头下面抽出骨钉,发出同样的誓言。

双方看着彼此,眼神里依然充满对彼此的厌恶,但既然有约在先,他们也不再尝试在床上掐死对方了。毕竟,谁愿意做一名遵守不住诺言的骑士?还是在最讨厌的人面前。


七、

在那之后,两只小容器谁也没在对方背后搞小动作,而是把对彼此的不满发泄在战斗中。他们光明磊落地战斗,每次战斗都拼尽全力,从不认输,有几次,他们真的把对方打成魂的状态。

这令白王深感无奈。

“要不然,把他们分开一段时间?”赫格莫轻声细语地建议,“让他们和其他对手练习一下,习得新的招式。”

白王想不到有哪只容器能招架得住他们俩——这两只小骑士都变得很强了,普通的容器不再是对手,连五骑士都感到招架困难——但白王还是决定采纳赫格莫的建议。他已经在心中找到了替补人选。

而当事容器却对此浑然不知。

那晚,他们和平时一样,吃过晚餐,就从餐桌上溜走,回到小骑士的房间,坐在白色的床上,拿出卷尺,比谁的角大。小前辈坚持认为自己的角更大一点,而小骑士看着卷尺给出的数据,无法反驳,只得撇撇嘴,不屑地告诉他,大有什么用?硬才是硬道理,你的太软,根本和我无法相提并论。

就在这时,有人敲响了他们的门。两个小容器一同握紧骨钉,跳下床,警惕地打开门。

是陛下!

和另外两个……容器?

他之所以不敢肯定,是因为这两个容器长得很奇怪,一个的角弯弯曲曲,并不对称;另一个身材小很多,脑袋看起来像一个U字形。

“这位是Hornet,这位是你们的同族。”白王介绍道,“跟他们打个招呼吧,从今天开始,他们会参与到你们的训练中,你们不必和彼此对练了。”

什么?为什么啊!我们还没分出胜负呢。

两只小容器错愕地望着彼此,如果不是白王知根知底,他会误以为两只小容器舍不得彼此呢。可惜,白王清楚,他们只是想痛殴对方罢了。

“如果你们所谓的‘分出胜负’是指把对方面具打碎的话……我希望你们能暂时分开一段时间,和新的小伙伴练练手,他们两位都是远道而来,你们要好好照顾他们。”

两个小容器打招呼的态度都不是很走心。


八、

“陛下为什么要领新人进门啊?”送走陛下和新来的小朋友后,小骑士不满地对前辈抱怨,前辈哀怨地望了他一眼,“你现在明白我当初看到你的心情了吧?”

“这不一样,我能和你打很久,”小骑士辩解,“而他们,我一分钟就能打趴下。”

“可不是,陛下是怎么挑到他们的啊,那个容器角居然不对称,还弯弯的。”

“就是,丑丑的。”

“还假模假样地鞠躬,净想在陛下面前装腔作势,给陛下留好印象。”

“对对!真受不了,至于这么礼貌吗。”

说人坏话总是令人愉悦的,史无前例的,两个小容器在吐槽中度过了友好的一晚。


九、

“啊!”

Hornet发出一声惨叫,倒在地上,艰难地爬起来。而在她对面的小对手,眼眶里黑黑的,找不到一丝感情。

第二天的训练场上,五骑士忧心地望着眼前的战局,伊思玛已经不止一次跟陛下暗示,我们从赫拉那里“借”来她女儿实属不易,而且是在保证把深巢公主平安无事地还回去的前提下。如果赫拉知道她的宝贝女儿在训练场上被这样“欺负”,恐怕……

“恐怕她会拿起针线直接杀过来。”德雷娅直白地说,“到时候,我不确定我拦不拦得住她。”

而另一边的战况也没好到哪儿去。那名新来的三角容器力量虽然很大,但灵活性却远不如小前辈,几乎可以说是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有几次,小前辈在把他打趴下后,甚至骑上他的小身体,让他左右扭动着,就是翻不了身。

白王叹了口气,叫停了。他也没想到实力会差那么多。

所以最后,还是只有小骑士能做小前辈的对手。反之亦然。


十、

“前辈!”

“后辈!”

两只小容器又站在彼此的对立面,开开心心地抱住对方。

“我那边的脆极了,打几下就不行了,女孩子就是弱,哪里有心机前辈您这么皮糙肉厚耐打呢?”

“我这边的三角容器,只会些三脚猫的本领,打得我都快睡着了。哪里有倒霉后辈你这么狂这么莽,像疯狗一样?”

于是,双方得出了同样的结论。

“还是你好!”




END




本来还想写写小姐姐和亲对练的时候,每次亲看差不多了,都会及时收手,因为“点到即止,不能欺负人家女孩子。”

但小姐姐误会了,以为亲看不起自己,反而很生气,“你居然不打了,是瞧不起我吗?我还没输呢!”

同样的,小姐姐这边从来不会让着亲,每次都把他打趴下为止。


还有,亲因为礼仪教养良好,经常被白王夸奖,并拿来做“典范”,让两个狼吞虎咽互相比速度的小容器“学着点”。结果反而引起俩容器的嫉妒,晚上齐心协力(?)溜到亲的房间里,欺负了人家一通。

害得亲之后都很怕被白王夸奖,有时候甚至会拒绝被摸头,搞得白王莫名其妙,毕竟从来没被容器拒绝过



评论(7)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