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瓦

【Storyshift】A Truce Proposal

如果说UT里的Sans会在最后的决战假装示好骗到spare,那SS的Chara也会。



*暴力有

*人类组有,最后还有一点点奇怪的CP?




外面花儿绽放,小鸟歌唱,一派美好的风光,至少Chara是这么描述的,实际情况是,外面一点也不美好,由于新来的人类大肆屠杀,已经不剩多少活的怪物,寥寥无几的幸存者也被疏散起来,怀着惊恐的心情聚在一起,根本没有唱歌的心情。

而大厅里面的两个人却气喘吁吁,显然已经对战好一段时间了。

虽然Frisk还是攻击不到Chara,但随着一次次惨烈的死亡,他逐渐进入状态,开始掌握Chara攻击的规律,不再像一开始那样频频死亡,甚至不怎么受重伤,这让他充满了决心,一定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可能他会再死几次,或者几十次,几百次,但没关系,他总能凭借决心一次次死而复生,再次站在这个大厅里,延续未竟的事。

Chara显然也注意到这点。

穿着绿色兜帽衫的人微微喘着气,汗水一滴滴落下,握紧匕首的手发起抖来,他很困惑,也很疲倦。他不明白怎么永远杀不完。一开始,他自信极了,凭Frisk的身手永远碰不到自己,而自己能以各种角度轻松击杀他,甚至还能变着花样嘲笑他,可一转眼,一切像是时光倒流一样,刚才还倒在血泊中的人类又完好无损地站在自己面前。

他更加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消耗了大量体力,另一个人类却一点倦意都没有。

“……”

又一次轮到自己出招了。

然而这次,Chara一反既往地停住攻击,只是微微地喘着气,看上去疲惫不堪。由于兜帽遮住他那双红眼睛,Frisk无法读取他的表情,更没办法猜测他的心情。如果那个人是因为累而无法继续……Frisk保持面无表情的状态,但忍不住在内心笑了起来。

也许他停下来,是又想告诉自己什么事情,或谴责自己吧。

“我们这是在干什么?”

没想到他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这下,Frisk搞不清楚状况了。Chara抬起眼睛,直视着他,好几天没睡,他累出了眼袋,红眼睛也因为血丝看上去更加通红,然而目光却包含复杂的情绪。

“我们同为人类,为什么要这样折磨对方?”

他这是在……

“被杀很好玩吗,一次次地回来?你不累我都累了,说实话,我已经杀不动你了……”

“你是说什么?”Frisk懒得听他嘲讽自己,头一次打断他的话。

“我在请求休战。”Chara猛地转过脸看着他,眼睛闪烁了一下,Frisk完全没料到这个,愣在原地。但他的沉默已经给了Chara巨大的希望,Chara似乎得到承诺一样,难得露出笑容——真心的笑容,而不是平时戴着的那张虚假的微笑面具。Frisk不合时宜地心动了一下,在他冷漠了那么久后,这个笑容像冰原上的阳光一般难得,让他决心动摇了。

“你难道不想结束吗。”Chara趁热打铁,抹了把汗,颤抖地呼出一口气,往前试探着走了一步,发现对方没有退后,开始慢慢往前走去。匕首不知何时已经从他手中滑落,被忽略在一边。“你碰不到我,而我杀不掉你,再这样打下去对我们谁都没好处,让我们各退一步吧。”

这个提议很有吸引力,Frisk很难找到理由拒绝,他也累了。再说,比起一次次扎向自己冰冷的利刃,Chara的怀抱看上去显然温暖得多。

——别听他的鬼话,亲爱的,要是他真想宽恕你,何必杀你这么多回?

甜美的声音在脑海响起来,警醒Frisk不要大意,frisk下意识伸出手臂,像要抵抗什么。

Chara看出他的小动作,暂时停住脚步,微笑变得更加真挚,甚至带着悲伤的神色,似乎被frisk抵触的动作伤害到。他思索片刻,张开手臂,又开口说:“我们彼此宽恕对方,让这场荒唐的闹剧就此结束,旧怨一笔勾销,好吗,搭档?”

Frisk感到胸口跳动了一下。不行,这实在太让人无法抵抗,于是他放下手臂来,往前走了几步,迎接Chara的怀抱。

——亲爱的,听我的,继续攻击,趁他放松的时候结果了他。别被感情所诱惑。

“你闭嘴。”

Chara听到他的自言自语,没太惊讶,而是歪着头,鼓励一般冲他眨眨眼睛。Frisk不再犹豫,快步向前走去,任由对方贴上来,双手轻柔地环绕住自己的腰,然后抱住他的背,头顺势枕在他的脖颈处,呼吸若有若无地打在他的耳廓上。他抱起来真舒服。

Frisk感到自己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

有那么一段时间,两位人类心照不宣,谁也没打破沉默,而是像一对阔别重逢的情侣般搂着对方,胸口对着胸口,享受彼此的心跳。

Chara的身体很暖和,他的呼吸很暖和,他的话……

他的话却渗人极了。

“那你为什么没像我宽恕你这样,宽恕我的兄弟呢?”

Frisk的眼睛睁开了一瞬,他意识到不对。

可惜已经太迟了。

Frisk甚至没看到刀光,而是从侧肋的剧痛感受到自己被捅了一刀。他想挣脱,但是Chara把他抱得是那样紧,他们根本密不可分。

接着,Chara抽出匕首,把黏上了腥稠的血的武器再度捅向自己的同类,这次对准的是柔软的腹部,然后是胸口,然后还是腹部。他捅了一次又一次。血开始绽放在他们身上,把他们变成两具又腥又滑的血人。Frisk挂在Chara身上,挣扎得很剧烈,并试图掐住他的脖颈,但是另一个人类冷笑着划开那双手腕,换了种握刀的姿势,狠狠刺向Frisk的脖子,连续快速地刺了十二次。

其实完全没必要这样大动干戈,他大可以趁着Frisk放松警惕,一举召唤出冷兵器,让他一瞬间变得千疮百孔,就地死去。

但是他一刀一刀地刺中他,捅入他,扎穿他,每一刀,都觉得仿佛在替一个被他杀死的怪物复仇。在替Asriel复仇。最后,他都忘了自己下了多少刀。

他自己也知道这是徒劳的,无论如何Frisk还是会出现在大厅的入口处,欺骗他只会让他更加冷酷罢了。但Chara就是不愿意放过这个狠狠发泄的机会,因为他知道这是唯一的机会,下次Frisk绝对不会上当了。

Frisk的挣扎越来越弱,终于完全静止,Chara喘着粗气,任由这个同类滑落在地,倒在一片血泊中。看着这具破碎的身体,他仿佛完成壮举一般灿烂地微笑起来,最后变成大笑。

笑完之后,他清了清嗓子,对尸体留言。他知道Frisk肯定能收到,虽然多半会置之不理。

“傻了吧!”

“如果你真的当我是朋友,就别回来了。”

 




下一次是什么时候?

他不知道,但现在,他摇摇晃晃地离开这个大厅,留下两排血脚印。他要去找一个人,这个世界上唯一还活着的怪物。

懒骨头国王还在隔壁房间,安然无恙地活着,甚至还在喝他的破茶。看到他暂时安然无恙,Chara感到很值。有时候他觉得只要还有一只怪物没死,说明说明地下世界还没彻底沦落,那么自己活着还是很有意义的,至少他尽职地守住了这个世界不是吗?

只是……他讽刺地想,为什么是Sans?他们明明最讨厌对方,结果却成了地下世界唯二剩下的、可以相互依靠的人。

他知道自己沾满血的样子很难看,但是能把那具骷髅吓到,还摔碎了他的破茶杯,一切都值了。

“天啊。”

他步履蹒跚地走过去,倒在国王的脚下,仿佛受了重伤。国王眼神空洞地望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是蹲下来,把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放在他结了血痂的头发上,微微抚顺。

“你有没有考虑过取走我的灵魂?”

过了很长时间,Chara带着微笑虚弱地开口,他想起那段时间,当自己和Papyrus走得很近的时候,Sans这么威胁过自己。现在,这个威胁变成一种美好的愿望。“补全最后一个人类灵魂?也顺便让一个战斗不下去的灵魂解脱。”

Sans看着他,摇摇头,“坚定你的决心。”


评论(8)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