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瓦

看到我的头像了吗,我想你已经清楚地认识我了。没错!我不仅手残,而且挖坑!

【Hollow Knight】猎人日志特别版:关于残破容器的研究记录(1)

*如标题所示,是一份猎人对残破容器/走丢亲人失落亲族的研究报告

*CP也就是这两个

*性格捏造

*只是满足个人想调戏亲的欲望


一、

“口气狂妄,行事鲁莽,战斗毫无章法,可谓各种意义上的脑残……”

猎人一边记录,一边大声念出来所写的内容,生怕身边人听不见似的。果然,听这样刻薄的评价,破损容器发出刺耳的咆哮,虽然身体被绑得死死的,不妨碍它嘴上尖锐地还击道:

“你说谁脑残?!就你脑袋圆是不是?不仅圆,我看还挺绿的!”


二、

一切都要从它踏入自己领地的那一天开始说起。

苍白的面孔,漆黑的眼洞,对称或不对称的角,猎人见过它们。这种神秘的生物在圣巢随处可见,它们很少说话,却四处奔走,又死在各个角落。它们的尸体和它们本身一样常见。也许这些小家伙有着共同的使命?猎人对此充满好奇,在孜孜不倦的捕猎过程中,他不可避免地接触到各类生物,久而久之,研究未知生物成了一种习惯,一种兴趣,一种生活方式。

可惜的是,这些小家伙一见到他就匆匆逃走,唯一接触过的一只几乎没有说话,仅仅是拿走自己的日志,每天都在上面添加新的猎物条目——但他最想研究的其实是它们自身。

想归想,猎人几乎没有机会近距离观察它们,更别说研究了。

直到这只的出现——准确来说,直到这只送上门来。

老实说,当他看到这只晃头晃脑地走进来时,猎人感到很意外。它不是应该在远古盆地呆着吗?为什么会走到这个地方?但有一点他很肯定,他不喜欢别人入侵自己的领地,尤其是一只大脑袋的移动污染源。

因此,在它刚踏入自己的领地时,猎人便发出一声可怖的咆哮。意思是赶紧滚。

一般而言,普通的生物早就被吓得面如土色,四散而逃。然而这只——这只竟然吼了回来!!


三、

“叫什么叫!”

哟,不仅会说话,口气还挺冲?

“就知道躲在草垛子里,有本事出来啊!”

更没想到的是,它竟然主动亮出了骨钉和中指,一副挑战的样子。好吧,看在它这么有勇气的份上……猎人抖了抖身上的叶子,在它面前亮出真身。


四、

卧槽!这么大?!

残破容器被这庞然大物吓坏了。换做以前的他,会立刻道歉认怂,然后静悄悄地离开这片是非之地,向着真正的使命前进。然而自从被橙色光粒杀死、复活并寄生后,他变得不再像他自己。那些橙色光粒控制着他的大脑,让他产生一种盲目的无畏,以为这东西只不过个头大,其实很好打。

“你,你只不过是看着个头大罢了,绿毛头怪!”他大声说,与其说是嘲讽,更像是给自己壮胆,“其实脆得很。”

只要几下,我就能把他干死。他自信地想,并冲着这个大块头举起骨钉。


五、

再次醒来的时候,他面朝下躺在地上,身上被藤蔓紧紧地捆住。面具上那条裂纹似乎更深了。黑色的液体从身体各处的伤口冒出来,他浑身都疼。

但这一切都比不上对方怜悯的目光更让他不爽。

“为什么没杀我……”

“你挺抗揍的。”猎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且用冷淡的口气说,“你们一族都那么抗揍吗,还是只有你特别欠,经常遭打,所以血厚?”


六、

“你!”破损容器气得挣扎起来,可除了碰疼伤口以外,他一无所获。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猎人,你现在是我的猎物,”看着他挣扎,猎人露出看戏的表情,“你应该感到幸运,我对你这类生物知之甚少,所以我决定留你一命,让你弥补我空缺的认知。”

“……那你应该放开我,”残破容器尝试诱骗他,“解开藤条,还我骨钉,然后再跟我战斗一次,没有什么比战斗更能了解一种生物。”

猎人眯起六只眼睛看着他,有那么一刻,他燃起希望,以为猎人在认真考虑自己的提议呢。然而,猎人接下来的话,彻底打碎了他的希望。

“我看你不仅头颅破开,脑子也跟着受损了,居然以为我会愚蠢到放你自由。从刚才的战斗中,我已经看够了你的招式,再打一次也不会有任何不同。”


七、

这话说得,残破容器简直气不打一处来,直接骂出声来:“我看你就是胆小吧!你不敢和我再战,只是因为你害怕,怕发现刚才只是侥幸取胜!”

猎人不为所动,反而深叹一口气,语气几乎算得上同情,“你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败的吗?”

怎么战败的?他努力回忆起刚才的战斗。回忆对他而言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自从被寄生,他脑子里的记忆总是断断续续,时有时无。他最后记得的一件事是,自己拿着骨钉,猛地跳起来,冲着他的脸……

电光火石间,他猛地意识到什么,“你的脸……有伤害判定?”

猎人冷笑,“看来你还没完全脑残。”


八、

在那之后,残破容器过上了每天被囚禁、审问和羞辱的痛苦日子。

“先从最基本的开始,你有名字吗?”

“有啊,你可以叫我大爷。满意了没?满意就放开我,我有自己的使命,没空陪一个宅男做问卷调查。”

“不好好回答的话,我就叫你小废物好了。小废物,你有什么使命吗?”

猎人作势在小本本上写了什么,眼前的小家伙发出一声愤怒的尖叫,“我不是小废物!”

“晚了,写都写了。”猎人故作无奈地说,“反正你也没名没姓,毫无身份,叫什么都一样。”

“谁没有身份了?我们是容器。”这回他终于说了有效的信息——当然,不忘在后头补充一句,“这个大常识连王国边境的跳蚤都知道,你要多出去走走了,死宅男。”

“你们来自哪里,要去做什么?”

“和你无关。”

得,又不说话了。猎人合上本子,没想到问几个问题这么困难。这样下去毫无进展。

“这样吧,你回答我,我给你一次战斗的机会。”猎人突然想到,“你赢了我就自由了。”

“真的吗?”这个条件似乎给了容器希望,猎人眼见着他橙色的眼睛变得更亮,“你愿意发誓吗?”

“我以猎人的名誉发誓。”

“好吧,快问!”

“你们来自哪里,要干什么?”

“深渊。回答完毕。”

“等等,你还没回答我后面那个问题。”

“谁说两个都要答了?”小废物战斗不行,钻漏洞可一点也不含糊,“快放我下来,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开始战斗吧。”


九、

猎人说话算话,当场砍断绑着他的藤条,还把他的骨钉还给了他。小容器扛着骨钉,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仿佛已经取得了胜利。

五分钟后。

残破容器刚长好的面具又碎了。他又回到了牢牢捆绑住他的藤蔓之中。

“你作弊,你偷袭我……”如果不是虚弱得厉害,他此刻恐怕已经在放声尖叫,而不是气若游丝地指责。“这次不算……”

“谁说不能偷袭了,”猎人学着他刚才的口气回敬他,“一切攻击都算战斗。”

“那,那你再问我一个问题呗。”这回轮到他主动求着自己问了,老实说,猎人对这样的状况挺满意的,但是……他看着小废物裂痕加深的面具,心里想的是,弄死这个,哪里找第二个样本?


十、

“每天战斗上限是一次,所以我不会再跟你战斗了,至少今天不会。当然,如果你想作答,请随意。”

“谁要给你免费的情报?”小废物一听,又不乐意了,“为什么不战斗?”

“还好意思问,”猎人六只眼睛同时往上翻,“我怕一不小心杀掉你。看看你,这么菜,要在不干掉你的前提下取胜,实在太难。”

“你!你这个,你这个……”

脑子里的橙色光粒都在沸腾,残破容器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决定用自己知道的最恶毒、最肮脏的粗口诅咒这位猎人。可惜的是,容器生前的词汇并不丰富,骂人的词儿更是有限。所以他搜肠刮肚,半天只憋出来一句:

“你这个魔鬼。”

差点把猎人骂笑。



TBC

评论(32)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