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瓦

【Undertale/花猹】We meet again

*花猹,不是羊猹!

*设定在P线之后,Frisk和朋友们去人类世界,Chara脱队探望旧友

*没有肉,也没有肉渣,但有肉香

*你真的要吃一朵花和一个鬼魂?

*你坚持要吃,那往下看吧








五个指头。这是一双人类的手。

当这双手摸向Flowey的花托时,小黄花吓得一个激灵,花瓣都炸开了。它明明身处热地,却像置身雪町一样冷,浑身止不住得簌簌发抖。

它总共只认识两个人类,而Frisk才刚刚和别的怪物们上到地面,短期内不会从人类世界回来。那么,只剩下一个了。

“Asriel,你不知道怎么和老朋友打招呼吗?”

真的是她的声音,一点都没变。Flowey做足了心理准备才转过花盘,面对自己死去的好友。它以为自己会看到一张死人的脸——五官僵硬,嘴唇青黑,眼睛发白,维持在死去那一刻的扭曲神态,漆黑如墨的血凝固在唇角和眼角……

但一切都没有像它想象中那么恐怖:她的脸是儿时记忆中的样子,这么多年都没变化。她依然长着鲜红的嘴唇,嘴角有点翘,即使面无表情的时候看上去也像在微笑,微笑的时候翘得就更厉害;她的眼睛是红色的,生机勃勃的血红色;面色白皙,双颊处却有着两抹自然的红晕,像娃娃一样,衬得她很听话,乖巧。虽然是不是真的乖巧有待商榷……

“Chara……”

她笑了,好像很开心好朋友没忘记自己的名字,但只是嘴角扯了扯,眼里却没有笑意,所以她不是真的在笑,Asriel……或者说Flowey非常肯定这一点。

“你为什么……”

她站了起来,抬起脚。Flowey注意到她穿的是下葬时那件绿色的条纹T恤和黑裤子,因为那是她掉下来的时候穿的衣服,Toriel悲切地认为她应该会想穿着来时的衣服离去,但脚上的是自己的小皮鞋,因为她被发现时自己的鞋子不知所踪,所以一直穿Asriel的。

那双穿小皮鞋的脚抬高,紧接着狠狠跺向自己。Flowey没来得及躲或挡,就被踩在脚下,差点像一朵真正的花一样折断花茎。

Flowey那一刻竟然感到一种惊人的熟悉感——就是她没错,行为匪夷所思的Chara。要换一个人,Flowey肯定拿友谊的小花粉伺候他,可面对Chara,它只是在她脚下挣扎着,枝条从泥土里破出来,缠着她雪白的脚腕,努力抬升她的脚,却不敢使劲儿扎坏她的皮肤。它感觉到她顺着自己收回了脚的力度,才狼狈地抬起头,吐掉嘴里的泥巴。

“呸呸!呸!Chara,你干什么?!”

“‘Chara不是一个特别好的朋友’,这好像是你的原话?好朋友就可以背着对方说坏话吗?”

“……”

Flowey吓得面色蜡黄(虽然它花盘颜色本来就是黄的),连询问Chara是怎么死而复生都忘记了,只想着该怎么道歉才能不再挨踩。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

“是什么?”

Chara歪着脑袋,仿佛在耐心等待一个解释,如果你忽略她努力藏在背后的闪闪发亮的匕首。

“你想干什么!这可是P线,P线意味着没有人受伤!你,你不想毁掉Frisk千辛万苦得到的结果吗?”

“你不是人,你是一朵小黄花。”

Chara指出来,她的语调都那么惊人得年轻,仿佛一直待在童年,没有走出去。Flowey看呆了,它的花蕊在颤抖,仿佛进了一只讨厌的蜜蜂,该死,这是什么感觉?这么多年了,自己都已经不再是当初那只小羊,怎么还是像过去一样被她牵着走?

不,不能这样。

“切,我是黄花?你看看你,”它恢复平静,又变成口舌尖锐的Flowey,“你自己又是什么,一个鬼魂,或者幽灵?幻影?你连承载你的肉体都没有了。说起来,我连你怎么出现的都不知道。我曾经在那个孩子身上感受到你,你不是应该在她身上吗?”

“Frisk暂时不需要我,所以我留在地下,让她和她的朋友们玩去,我想见见我的朋友。”

“你居然还将我当做朋友,何其荣幸!”它故意做出泪涔涔的感动脸,语调却充满讽刺,它接着还说了不少难听话,刻薄的酸话一句接一句,正如它一开始对Frisk那样毫不留情。没想到Chara突然蹲下来,脸对脸,和它不超过一英寸,把它吓了一大跳。

“你这是干什么,走开点!我们没有那么亲近,从来没有!”它打了一个激灵,想挪开身子,却被她一把抓住花托,她的力气不大,动作却不知温柔,掐得它花瓣都捋起来,Flowey差点又以为她要对自己动粗——于是它也不甘示弱地拿根茎缠绕住她的脚和小腿,打算一有什么动作,就把她拉开,然后提高,让她倒着悬挂在半空中,嘿嘿……

Chara的回答是继续凑近,直到她的鼻息拂过花瓣,直到她的嘴唇离得不能再近,Flowey更加紧张,但是它……它一动不动,有所期待。

然后,她埋下头,深深地嗅着Flowey的花香,像一个普通的女孩子,闻着普通的花。

Flowey也嗅着她的气息,似乎真的能闻到她的体香,那种熟悉的,难以描述的人类的味道,让它陶醉其中,根茎不自觉地收紧,勒住她小腿,缓缓往她大腿上蔓延。她的皮肤触感很好。

“你真好闻。”她笑嘻嘻地说,眼角弯起来,这回是真笑。“我喜欢你花的样子。”

“你,你也是,我,我没有……我没有恨你,我很抱歉刚才的话,我不应该,我求求你……”Flowey整朵花都在颤抖,叶子低垂,那只讨厌的蜜蜂更加剧烈地在自己花蕊的地方闯荡,把它弄得既躁动,又有点想哭。一瞬间它又变回儿时那个爱哭鬼,支支吾吾地不知道在说什么。天啊,Flowey从来没意识到自己依然这么思念她。

Chara原谅它的胡言乱语,她换了个姿势,从蹲变成坐,然后咬住Flowey其中一片花瓣,轻轻地撕咬,一点也不用力。

“Chara!”Flowey惊叫,恨不得马上钻进土里逃走,但是它的身体却没有听从意志,而是摇曳着,享受她湿漉漉的唇舌以及小巧的牙齿带来的触感,勒在她大腿的根茎骤然收紧,紧紧地绷着她大腿上的肉,还有几条触枝不自觉地缠上她的腰。她浅笑着,继续舔另一半花瓣。然后是下一瓣。

“不要……不要再舔了,”Flowey发出叹息,它觉得自己很煞风景,但忍不住瑟缩了一下,“你忘了你怎么死的吗。”

“记得,所以就算把你整朵花吃掉,我也不能再死一次了。你看起来像沾着金色的巧克力。”她说。

老天,她真的知道她在说什么吗?她,她怎么能这么说,她根本不知道是谁想吃掉谁!Flowey感到自己仿佛又有六个灵魂,因为它浑身充满力量,就在它想继续把缠在Chara腰上的枝条往上挪的时候,突然,它的藤条勒了个空,圈在自己藤条里的人消失了。

出现在离自己二十公尺外的地方。

“Asriel,Asriel,你变了,对一个小女孩下手?好变态哦,小心被抓进植物监狱里面哟。”她故意做出一副遗憾的表情,仿佛为好友堕落的人品叹惋不已。

“!!”从来没被耍、只有耍别人的Flowey气得花瓣都炸开,直想破口大骂她是个恶魔,但是在它开口前,她已经重新出现在它身边,那小皮鞋踢了踢它的叶子。

“不说了,我们去整那个微笑垃圾怎么样?”

它立刻转怒为喜,欣然答应。“好!”

“那还等什么?”她向它架起胳膊,努努嘴巴,好像等着它像鹦鹉一样飞上来。它可没如她意,而是刷的从泥土里钻出来,从她大腿一路向上,故意避开她平平的胸部,最后缠上她的脖子。

“走!”



 

 =============End===============


附送彩蛋一则:



“Asriel.”

“干嘛?”

“我想换一个亲密的称呼。”

“什么什么?”

“叫你As怎么样:)”

“以后有机会要喂你吃♀我友谊的小花粉哦~☆”


评论(10)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