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瓦

【鲜花和微笑】At the Earth's Surface(1)

*CP如题目所示,是花猹,花猹,花猹

*这是一个PE线后,猹把花带到地面上玩的故事

*猹幽灵状态,除了对花花之外,相当无害

*肉……不知道,不确定,不保证

*好了,不废话,进入正文







 

“Flowey,我想上地面玩,你陪我?”

“哈?”

黄色的小花不耐烦地瞥了眼自己的旧友,不知道她为什么心血来潮想 上去。“为什么?”

“大家都去上面了,地底下一个人都没有,我好无聊的说。”

“要去自己去,我懒得陪你。”

“Asriel,Asriel,别这样嘛,”那个幽灵突然飞下来,跪在土地上抱着花茎,哀哀求道,“你不想一起上去整那个微笑垃圾袋吗?这明明是你最喜欢的游戏。我说我们把他的番茄酱换成辣椒酱怎么样?”

“你居然还有脸说,是谁上次自己跑了不管我,害我被捉到的啊?”花花一说到就来气,冷冷地甩开贴上来的Chara,“滚!”

Chara依然保持着微笑,但笑容中传递出沮丧,她突然顺势躺在花花身边,叹了口气。

“你还记不记得以前,我们说过最想干的事情是爬上山顶?”

它不明白为什么她说到以前的事情,但还是哼了一声作为回应。

“现在我变贪心了,我不仅想带你一起到山顶上,而且想下山,带你看看我的世界。”

她转过来,红色的大眼睛满是期待,不容拒绝。花花感到内心一阵波动,自暴自弃地发现,无论是以前的Asriel,还是现在的Flowey,都拿她没办法,就算知道她在打感情牌,还是不由自主地被她牵着走。

这个恶魔……

“好吧,既然你这么想,我就赏你个脸吧……哎?你在干什么!住手,别把我放进臭靴子里!也别往里面塞纸团!”

“别介意嘛,等我找到更好的花盆再把你移植过去,这个先凑合着用吧。”

没想到她为了方便移动自己,居然在路边就地捡了只破靴子,随随便便把自己塞进去,还用纸团塞进靴子里假装泥土。待在臭靴子里的花花感到非常没面子,自己可是一朵漂亮的花!居然屈辱地待在在这个靴子里面,真丢人。就在它刚要开始后悔这个草率的决定时,它听到一声“谢谢。”

花花抬起头,看着把靴子捧在胸口、笑靥如花的Chara。她看上去是真的很开心,它不禁寻思上一次她真的笑出来是什么时候,在她生命中最后那段日子,几乎没再露出表情,更别说笑了。如果,如果这样能满足到她的话……

“不客气。”

它往后靠过去,微微抵着她的胸口。

 

 





 

 

 

Chapter 1. 地面第一天

 

花花在地面上微凉的空气中醒过来,抖落叶子和花瓣上的露水。它伸了伸筋骨,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移植到一个白色的小花盆里面了,chara的动作很轻,没有弄醒到它。

“早安啊,Ass~”

Ass是Asriel的简称,或者说昵称,但能把体现亲密关系的昵称叫得这么欠扁的,整个人类中也就她一个。看到旧友飘下来的放大的笑脸,花花只觉得刚才微小的谢意马上消失了,它的根茎从泥土中突出,在她雪白的手腕上缠了几圈,把她拉近自己。

“你再用那个称呼,小心我把你的手腕掰断。”

“哟,起床气不小呢,小面粉。”她缩回胳膊,很快岔开话题,“如你所见,我已经把你打点好了,准备好去人类世界的第一站了吗?”

“你想去哪儿?”

“嘻嘻,你会喜欢的,我要带你去……”她故意把声音压低,制造神秘感,“寻亲。”

然而花花一点期待感都没有,她肯定又有什么鬼点子。对,字面意义上的“ 鬼”点子。

果然,半个小时后。

“这就是你所谓的‘寻亲’?”

“对啊!你看,周围都是你的亲戚,开不开心啊。”Chara保持微笑,抱着花盆站在花园中,她指着一朵向日葵对花花说,“别害羞,快上前跟你的小伙伴打个招呼。”

“你给我滚!”Flowey拿小花粉狠狠地打向Chara,被对方轻松Miss掉了。Chara丝毫没受到花花糟糕脾气的影响,满脸都是恶作剧得逞的得意笑容,在参观花园的时候,甚至哼起了小歌。

“there’s zombie in my lawn~”

“你快够了!都说了我不是向日葵!”花花气得大吼,在花盆方寸之间扭来扭曲。

“你不喜欢这首?那我换一首。”她居然还唱上瘾了,“……花园的花朵真鲜艳,和暖的阳光照耀着我们,每个人脸上都笑开颜,笑!开!颜!”

花花这个时候已经彻底放弃和她讲话,心里默默记下一账:等有机会,我一定会报复你的,走着瞧小鬼。

花园里什么植物都有,说花花一点也不惊奇那是假的。它第一次看到这么多地面上的植物,被它们各自形态和颜色迷住了。看到芦苇,它联想到水香肠;路过荷花睡莲,它默默地和地底下遇水会膨胀开的花作对比;簇拥着的百合不仅很美还很香;看到喇叭花,它忍不住叫停chara,凑上去“Howdy”打了一声招呼,但喇叭花默然无语,没有回声。

“奇怪,我以为这朵花会像回音花一样录下来我的声音。你们地面上有这样的花吗?”

“说话的花?”

“对。”

“有啊,我抱着的这盆不就是吗?”

“去死去死去死!”

逗弄花花真好玩, Chara放声大笑,脸上浮现出更多的血色。过了会儿,她止住笑容,仿佛发现什么有趣的东西。“嘿,你看那个,很漂亮耶!”

什么?花花抬起眼睛,以为Chara会对紫罗兰三色堇什么的鲜花感兴趣,没想到Chara居然站在仙人掌前面站定,眼睛定定的都挪不开了。

“这破仙人掌有什么好看的,丑死了。”

Chara伸出手,仿佛着了魔一样去摸它。就在花花想提醒她别手贱的时候,她已经啊地一声缩回来,食指上面血珠涌了出来。

“真没想到我还会流血……”她喃喃地说,她盯着自己血的样子让花花深感不安,那痴迷的笑容变得越发古怪,在那双红眼睛里面,有什么东西在挣扎着破蛹而出……

“笨蛋!”在反应过来之前,花花已经拿两片薄薄的叶片盖住她的眼睛,不让她对血过度关注——这肯定不会引发什么好事的,它敢说。然后它垂下花茎,舔掉她手指上的血。

顿时,有什么被干扰了,她眨眨眼睛,视线重新转移到花花身上。“你……”

花花慢慢地抬起头,“你总是这样干尽一切蠢事。如果你是那个只有一血的 微笑垃圾袋,现在已经被一个破仙人掌杀死了。”

“我确实已经死了啊。”

马蛋!花花真想拿叶片抽自己。为什么哪壶不开提哪壶!

但是她却恢复笑容——正常的,公式化的笑容——拿手摸了摸花花,“没事的,小面粉,别说得你没死过一次一样。我们这样的人应该把死亡看开一些。”

哎,花花真不知道说什么好,默默地贴近她,她没拒绝,也拿脸贴回这朵心情复杂的小黄花。

 

“好啦,花园逛完了,我们走吧,我刚带了一点纪念品。”

“啊?”

花花转过头,满脸黑线地看到旧友提着一包不知道从哪里顺来的肥料。

“这是什么鬼?!”

“肥料,”她一本正经地解释,“植物都喜欢,有了它就能快高长大。”

“切,拿走拿走!”它气得拿叶子猛抽她的手,“只有你们人类的植物才弱得需要助长剂,我不需要,你给我把它丢到垃圾桶里面。”

“好吧。”

但她并没有丢掉,并在之后的每个晚上固定时间施肥;花花虽然再三强调对肥料的不屑,倒也没阻止她,任由她把肥料混进水里,并浇到自己根部的泥土里面。某次Chara指出,Flowey叶子变多,色泽也似乎变得更鲜艳了,都是因为吸收了肥料,它却强硬地否认,坚持说是自己长得好,和肥料没有关系。但是当Chara问道是否要继续施肥时,它又坚持要施,理由是“不想看到你那么闲!你一闲下来就犯熊。”并且背过脸,要求Chara下次再买一包肥料,记住是氮肥!因为它不喜欢别的。

那天晚上它做梦了,梦见自己吸收了一种超级强大的肥料,飞速长大,脚下的小花盆很快容不下它,被它的根茎撑破,它越长越大,像杰克的豆子藤条一样直冲云霄,但是却长出了奇怪的屏幕和爪子。等到不再生长的时候,它发现自己又变回了那个巨大的怪物,面前的Chara像当初的Frisk一样,小得像只条纹蜜蜂。

然后它意识到自己吸收的肥料是灵魂。

它一手抓住Chara,轻松得就像Chara每天捧起它的花盆一样。它质问Chara是否真的喜欢一株仙人掌胜过鲜花,更确切来说,是漂亮的像自己一样的鲜花,好友的挣扎变得微不足道,她的呼喊只会让它更愉快……

就在这时,它醒过来,发现自己依然立足在小小的花盆之间,Chara抱着自己,坐在一个无人的公交车站座位上,盯着星空发呆——幽灵不需要睡觉,但有时候她会放空自己,同时给花花休息时间。

感受到怀里花盆的动静,她转过脸,依然是那个笑容。“醒啦?做梦了吗。”

“……没有。”想起自己刚才那个梦,花花感到有些窘迫,它无法面对她,只好别过脸不承认。

可我听到你喊我的名字了,她想了想,还是决定不拆穿它。

 

 


评论(1)

热度(14)